1922年青岛主权回归风云:接收前夕波谲云诡

2017-12-09 16:26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刘宗伟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摘要:今年12月10日是青岛主权回归95周年。1922年,青岛接收前夕羽檄交驰,波谲云诡,接收现场军警更是“荷枪、出刀、实弹、缓步而行”,如临大敌。

  1922年12月1日,鲁案中日联合委员会第一部委员在北京会议,拟签字交换“山东悬案细目协定正文及附件”。就在前夜,发生了青岛历史上有名的匪首孙百万绑架商会会长、山东督军田中玉特使的大案。案发离青岛行政权正式移交仅有十天。缘于此,青岛接收前夕羽檄交驰,波谲云诡,一如面临大敌。

  经过长达5个多月的磋谈,1922年12月1日,鲁案中日联合委员会第一部委员在北京会议,拟签字交换“山东悬案细目协定正文及附件”。是日晨,一封急电摆在了“鲁案”善后督办王正廷的面前。

  急电来自青岛。致电人为青岛接收委员会主任梁上栋。兹将电文抄录如下:

  急。北京王督办钧鉴:昨晚七时,匪首孙百万闯入东华旅社,将青岛总商会会长隋石卿、(山东)督军派来视察接收情形之茅处长少甫同时架去,不知下落。昨晚已昭大桥警务部长,今早拟谒由比司令交涉。恳请督办向小幡公使从速严重交涉。本日各商会纷纷闭门。并闻。栋,东(一日)印。

  梁上栋电文所陈的就是青岛历史上有名的“匪首孙百万绑架案”,案发离青岛行政权正式移交仅有十天。

  缘于此,青岛接收前夕羽檄交驰,波谲云诡,接收现场军警更是“荷枪、出刀、实弹、缓步而行”,如临大敌。

  绑案突发,恐慌与谣言蔓延

  “匪首孙百万绑架案”突发于鲁案谈判尾声、青岛回归在即的敏感期,如一石击起千层浪,迅速引起国内外关注。

  《晨报》、《申报》、《大公报》等媒体各尽所能,记录了孙百万绑架案的进展:

  绑架一案,我国以情节重大,当由交涉员及外交部与日本方面严重交涉。日本委员已承认,当接收未完成以前,所有地方秩序等事,仍由日方负责,不过日本军队现已回国,中国如必欲日本剿捕,势必仍将日军调回云云。

隋石卿.jpg

  隋石卿

  至于在东华旅社被绑架两要人,日本方面报告,隋石卿系自行逃匿无踪,并未被架而去。茅某被架则因正与某股匪开招抚之谈判,而另一股巨匪骤来一并架去云云。闻我国政府主张无论当时情形如何,两人必先设法查明救出,否则日本方面不能不负完全之责任。现小幡日使已允,立即饬令青岛日本官厅机关查明,设法救护云。

  日方虽已声明对治安负责,但青岛城区的惶恐似乎没有因此而停止发酵、蔓延。

  绑架案背后是否有日本人阴谋?按照中日双方青岛接收之前不准驻军的协议,没有正规军队,中方如何应对“横行市内,势焰正盛”的土匪?青岛行政权能否在中日双方约定的12月10日顺利回归?

  在诸多疑问面前,民众选择的是闭门塞窗,店铺歇业,以及转移资产,异地避祸。“惟市廑之间,除日本商店外,中国之商铺、银行,均停业。所有账簿基金,咸运往济南,或归日本人看管。”

  实际上,对于土匪的寻衅滋事,青岛商人早有戒心。案发前一天,青岛总商会还邀请梁上栋紧急商谈,并联名致电政府当局,“恳将招抚事宜速行解决,免使全埠糜烂。”

  对于青岛方面提出的招抚土匪策略,山东督军田中玉、省长熊炳琦“为顾全国防地位及市面治安,曲予照准,当派副官李廷魁、参众田凤来,由财政厅提取收抚编练经费贰万元,即日赴青,会同各界妥为办理。”孰料,李廷魁一行尚在路上,绑架案就已发生,招抚策略只好搁浅。

  针对绑架案引发的“市面异常惊慌”,日本宪兵队开始四处活动,以示履职;胶澳商埠保安处则对外宣布戒严,并将“维持治安临时办法四条”上报山东省督军:1、自日落起,不准成群结队,游行街市;2、一切商民人等,不得随身携带武器;3、不准妄造谣言,煽动人心;4、凡出入本埠车马船舶及行人等,一切皆须检查。

  孙百万竟敢绑架青岛响当当的商界大亨隋石卿以及山东省督军私人代表、青岛接收监视专员茅少甫处长,其胆大妄为的背后,肯定有恶势力唆使撑腰。媒体不依不饶,解开了龌龊黑幕的谜底——“日人纵匪扰乱青岛”。

  对于绑架案,兹经详细调查,知吾人欲希望日本人员剿匪因责,不啻缘木求鱼。查匪徒安居胶澳,已过两月。前两星期内,公然出而滋扰,盘踞中国各大旅馆,任意逍遥法外。华人赋性愚怯,不知防范,而反与言和。11月30日,有设宴与匪磋商之举。匪首与各大商人均列席,后小之有龌龊,商会会长遂被匪擄。

  现匪众横行市内,日本军警竟置若罔闻,毫不加节制。中国之驻青岛军警,共只一千余百名,三分之一备有武器。日本方面,不肯以已撤军警之武装转让应用,答应另由日本运入新式武器,供中国之需。此项运入之品,非至本月十二日不能到青。实际上,中国军警难有剿匪之能力。故居住青岛之殷富华人已迁移一空,中国商店均歇业。即日本银行亦不过每晨略事开张,敷衍门前而已。日人纵匪扰乱青岛之阴谋已可概见。

  正是看中了青岛军警既缺人丁又缺枪支弹药,有人借机造谣惑众,“风传有日本流氓二百名,与匪勾结,意图劫掠,咸希望英美军舰能开至青岛,以资保护。”

  而且,随着青岛回归日近,谣言愈演愈烈,漫天飞舞,且有鼻子有眼睛:“十日之接收,彼等当听其自然,惟接收后之十日之夜,必与中国军警之决一死战”;又有人谓:“如田中玉与土匪之妥协不能成功,则将来青岛治安实甚堪忧,日本侨民应有自卫之策,万一中国军警与土匪开战,冲突地点既为青岛,宜托英美领事出局主张,另行划出中立地带云。”

  “匪首孙百万绑架案”及其后果,引起了英美两国驻青领事、济南民众的强烈愤慨和抗议。

  《大公报》报道称,因市面恐慌,民众或闭户,或外逃,影响了英美商人的正常生意,于是,两国驻青岛领事多次向日当局抗议,请其从严取缔土匪。日当局难以文过饰非,只得将土匪设立于大鲍岛中和栈内的司令部封闭。“然明虽封闭,暗中则移于海崖某兵营内,计共屯匪四百余人,而往来于沙子口者尚不在内。”

  济南总商会、商埠商会、银行公会、商业研究所以“青岛土匪公然在市区行动,苟无某国人从中煽动,必不至此”,两次电致北京政府,提出向日本驻华公使严重交涉。

  倾力擘划,组织布设警备力量

  青岛行政权能否顺利接收,关乎国家形象和民族尊严。因此,无论是外交部,还是山东省军民要员,抑或青岛接收委员,无不绞尽脑汁,倾力擘划。

  这一切,在北京、济南、青岛三地交驰的电文、呈文以及媒体的报道中均有生动的展现。

王正廷.jpg

  王正廷

  作为“鲁案”善后督办,王正廷曾在向北洋政府提交的“青岛接收之经过”呈文中,自述了绑架案后的积极作为:“(十二月)五日,因鲁案交涉第二部签字,正廷六日由京启程,七日到济,与山东军民长官协商布置接收事宜,并向田(中玉)督军借得快枪三百枝,子弹配件俱全。又嗣遣城阳陆军步兵八百名,编成武装警察(笔者注:有规定“商埠不应驻兵”)。当晚,正廷带同秘书随员六人,转车赴青。八日午前到青,即赴日本司令部,与由比司令员、秋山民政长官协商接收事宜,并商定将城阳新编之警察准九日车输送于青岛……”

  12月8日,山东省长熊炳琦由济南启程来青,并随带卫队300名。另据山东督军田中玉电报透露,他又加派步兵两营,改穿便衣陆续乘车出发。便衣军抵青后,散驻各街市。

  是日,青岛致电外交部,汇报接收准备事宜。略谓:“现与日本方面商定,由双方会同派遣得力军警,挨户搜查土匪,并劝商民如常营业。目下秩序,尚无不安。查自土匪绑架商会会长后,市内中日两国店铺住宅内,均有土匪藏匿,人心汹汹,市面萧条,如大乱之降至。故首先须以搜查土匪、全民安业为务,一面并在市外,堵截土匪来路。至于军警之枪械,则确已全备,接收之日,当无问题发生。惟接收后之二三日间,恐土匪或乘机煽动,或扰乱治安,故王熊尽力布置。”

  9日,王正廷致电北京,报告接收前一切布置。“除会同日本军警极力搜查土匪外,正式军队均于9日全部进入青岛市区,担任维持秩序,市民亦较安堵。惟双方当事者忧虑接收时有万一意外,极力布防务,期无遗漏。”

  青岛能否顺利接收,最为关键的是中方警备力量——枪杆子的威慑力。12月9日,中外媒体均把青岛警备实力作为报道重点。

  《申报》以《接收日青岛有军警2500人》为题报道称,青岛市内警备情形,除了已开到的中国警察860名及保安队540名共计1400人外,山东督军田中玉还加派精兵800名。9日上午7时30分,这800名精兵已从原驻地青岛市郊城阳车站附近进驻市区四方车站。10日12时以前将进入市内,为青岛主权接收执行警备任务。加之市内原有警察300名,青岛市内实际有军警2500人。

  《大公报》济南快信披露了青岛海陆警备力量和布防情况。在青岛市外,(胶县一带)还驻有山东第五师一个旅;在青岛市内,除了先日开到的一千五百名警队全部武装外,还有鲁军八百名、熊炳琦卫队三百名轮流巡逻;青岛海面上,海军总司令杜锡珪已电令驻泊青岛的“海筹”、“永健”两军舰加强防范,并拨派陆战队武装上岸,严行梭巡。为防不测,杜锡珪又电令烟台海军练习营,迅速抽选精壮兵士150名,派□督带,运往青岛,交“海筹”舰长许建廷随时调遣。(注:字迹模糊处用□代替)

  9日一早,英国《京津泰晤士报》记者在青岛专访了王正廷。王氏表示,“深信接收后匪患当不致发生”,继而解释说,8日,共有三百名土匪在青岛城内盘踞,地点约30处,9日晨时已纷纷他徙,绝无他患。所畏惧的是,日本浪人恐从中作祟。此前,日本答应供给中国军警军火,但迄今尚未运到,日本人之用心,实在是令人百思莫得其解。青岛城内有军警2700名,城郊结合处还有驻军1000名。如此警力面前,“土匪与浪人颇有联属,毫无意义”。

  10日,青岛行政权接收日。一大早,山东督军田中玉致电北京,报告令中枢牵挂的青岛治安形势。电文主要内容是,王正廷督办、熊炳琦省长偕同山东第七混成旅旅长胡翼儒8日、9日先后抵达青岛。除青岛原有警察保安队外,熊省长还率领省会警察卫队300名,改穿警服的军队两个营,均已进入市区并分别布防。青岛界内的土匪,有一部分被政府“招安”,并退出市区,开至沙子口等候编遣。如果形势紧张须续调军队,已电令驻胶县的孙宗先部严阵以待,随时听候王督办、熊省长就近指挥。

  青岛市档案馆馆藏的《胶澳商埠警察厅关于接收当日警力布防情形的呈文》、《胶澳商埠警察厅关于接收巡查路线的呈文》,还为我们还原了青岛接收日的布防、路线巡查状况。兹完整抄录如下:

  敬禀者:窃查本日接收,职处稽查官员、长警分配布防,业由职筹备妥协,将青岛市主要街巷分为四段,每段路线酌量该段情形,以定警额数目,并派稽查员一员或二员率领长警巡查。每昼夜分八班,每班巡查三小时,督察员二员分为两班,总查四段。及未列入于段内之地域,职无非昼夜督率各督察员、稽查员巡视青岛市全区。除饬令各督察员、巡查员遵照外,理会造具巡查路线、分配勤务册及各段路线简明图,禀请厅长核夺。  

  督察长 梁逢启  谨呈

  中华民国十一年十二月十日

  《胶澳商埠警察厅关于接收巡查路线的呈文》内容包括:主要街巷四段及经过路线;设置督察员和稽查员,两名督察员分两班总查四段,一、二、三段各设两名稽查员,第四段设四名稽查员。

  该呈文标注,商埠警察厅共有巡长19名,巡警137名,除督办行辕守卫、本处守卫、坊子留守等外,出勤巡长16名,巡警96名。其中,一至四段安排巡长15人,巡警90人。留有巡长1人,巡警5名,在处预备调遣。

  青岛行政权接收现场,有媒体报道了当时警备之森严:“中国要人乘之汽车,一如京津间,每汽车两旁均站立卫队,此为青岛市内向来未见者。保安警案亦如北京市街然,三三五五各为一小队,荷枪出刀实弹缓步而行。”

  12月10日正午,青岛甫一接收,胶澳商埠督办公署即下达“水警保安暂归警察厅统率并将布防情形呈报的训令”。

  为训令事:青岛现已接收,秩序尚未恢复,人心不靖,伏蟒堪虞,市内治安綦关重要。各该厅队均负有保安之责,第恐事权不一,指挥不便,警备稍有未周,市面致形纷扰。现在为一时权宜之计,所有本商埠警察及水上警察并保安队暂行统归该厅长督率节制,以专责成。市内治安着由该厅长完全负责,合亟令仰该厅长遵照办理。迅即妥速规划,严密布置,勿得稍涉疏虞,并将布置情形呈报核夺,是为至要。切切。此令。

  因为上下联动,倾力擘划,青岛主权回归尚算顺畅、平稳。这从次日田中玉致北京的午电中可管窥:

  旋接青岛蒸(十日)电,午后四钟市内三益栈有少数匪人滋扰,当经制止。东李村成团所派之队与匪亦稍有冲突,尚与全局无碍等语。军警尽夜巡缉,玉与熊省长酌给犒赏,士气尚奋。自昨夜至今午,尚平靖。

  “华人欢喜,日人皆静寂无闻”

  1922年12月10日正午,青岛行政主权交接仪式举行,中外媒体纷纷聚焦。 

  笔者查阅青岛市档案馆馆藏报纸发现,或许是现场信息不畅,或许是突出消息的“快”字,当日接收的新闻均简短。比如《申报》:“王正廷、熊炳琦于晨间十一时抵公署,由日本军民长官接见。署内行事,并未公开。现信双方曾有简短之演说,及移交一切正式文据。正午时,华人数百名团集署前,于鼓掌声中树中国国旗,中国警察向日兵行礼,中国巡舰鸣炮二十一响”。

接收青岛仪式上中日双方举行升降旗仪式。图为中国警察奏军乐并行枪礼式.jpg

  接收青岛仪式上中日双方举行升降旗仪式。图为中国警察奏军乐并行枪礼式

  5天后,《晨报》二版《青岛接收手续并未完全终了》一文,详细回顾了接收经过,比此前的消息报道生动、详实。兹摘录如下:

  上午十一时,我国王、熊二人及关系职员三十余人即偕往日军司令部楼上,与日本移交委员长秋山雅之介等各职员四十余人会面,随即举行移交及接收仪式。首由王正廷与秋山雅之介演说后,即相互握手致敬。其后,熊省长亦起而为简单之演说。熊氏演说毕,先由日本方面对我国三呼:“中华民国万岁”,我国委员亦答以“日本帝国万岁”三声,次乃举香槟酒杯,互祝健康。至十一时半,接收仪式已毕。

  待至正午,午炮一声,日军司令部(注:德占时期的胶澳总督府,日占时期守备军司令部)楼顶即高悬中华民国五色国旗,司令部大门前亦交叉挂五色大国旗两面,(日本)领事馆楼上亦即高悬日本旭日章国旗,并即举行守卫之交代。而青岛市内之警备,则于上午十时顷,我国已派出警察至各派出所要地静待接收。至十二时,闻午炮之声,当即与日本宪兵交代,担任警备之责。十二时五分顷,最后喇叭声响,日本由比光卫司令官由司令部退出,日本守备队亦随之撤去,全换我国警察守备。行政接收至是遂圆满告终。

  至于一般市民,因青岛一案,自民国三年以来纠葛至今,始告解决,故中日两方均视一种不可名状之态度。上午9时顷,司令部前后,即已观者塞途,汽车之往来亦较平日频繁。凡系华人商店住户,门前均高挂五色国旗,惟多闭门静寂。至午炮声鸣,华人皆大欢喜,竟有欢呼若狂者,惟日人则皆静寂无闻云。

  第二天,日本媒体也报道了由日外交部公开发布的青岛行政权交接。

  东京十一日电:日本外交部关于胶州湾租借地行政之引渡,业于本日公表其要旨如下:

  十二月十日午前十一时,在青岛派遣军司令部举行交还胶州湾租借地之行政式,日本方面由民政长官、总务部长并森安三郎总领事以次十余名出席,中国方面由王正廷、熊炳琦以次十余名列席。

  首由秋山长官致辞,略谓:“十二月十日正式实行交还青岛于中国,殊属光荣。查此签字细目协定,实行交还青岛,可谓贯激日本政府多年之本志。两国间之亲善,徒此益加巩固,殊属可喜之现象也。”

  继由王正廷致答辩,略谓:“今日青岛再归为中国领土,两国之庆幸,殊无有过于此者。过去八年间,日本之治绩,足为模范。居住人数,比德国时代已达二三倍矣。中国当利用此基础,益谋青岛之发展也。”

  左后由熊督办陈述简单之答辩,遂举杯散会。同时同刻,即将青岛行政交代完毕,而日本总领事馆亦于是日正午即行开馆矣。

  青岛行政权接收当日,胶澳商埠督署给北京的电文中也提及民众的喜悦:“12月10日午时,青岛主权回归,市民举行纪念青岛收回庆祝大会,各机关各商店均悬挂五色旗,各学校学生于当晚举行提灯大会,游行青岛各重要街衢。”

  因为接收时刻需鸣放礼炮,此前,胶澳商埠警察厅致函青岛总商会,请其广而告之。公函主要内容是:“青岛接收事宜于十二月十日正午实行。事关国际盛典,届时中外兵轮鸣放礼炮,应请贵会饬达本埠商民人等一体知悉,勿事惊疑,是为至盼。”

  看守所、派出所等一并接收 

  几乎与青岛行政权接收同步,日占时期的审判厅、检察厅、看守所、各派出所等一并接收。

  青岛市档案史料载,日本占领青岛时共设宪兵派出所24处,12月10日正午一律移交。

  当日,台东镇警察署署长余炳勋提交的《台东镇警察署关于呈报接收经过情形的呈文》,记录了派出所接收经过。

  窃署长于本日午前九时召集巡官,示以接防手续、办事标准,并限各派出所巡官于午前十一时各带长警分往派出所接收。署长即于十一时三十分率同署员郭兴贵、常庆云前赴台东镇宪兵分队,当由该队分队长茅野正大移交表册七件。关于器具移交,即经点收清楚,时届正午,遂派马办事员国梁按照拟订守望地点,带警分别设置,该宪兵亦于同时撤退。所有移交巡捕18名,当由署长说明大义,安慰再三,只因军服尚未领到,遂令其暂行便衣,四处侦查。至所移交盗犯二名,俟当另文呈解钧厅核办。

  复据职署各派出所巡官报告,各派出所均已同时接收。除将接收各种表另文译呈外,所有接收经过情形,理合备文呈请鉴核。

青岛回归后,中国警察执行巡逻任务.jpg

  青岛主权回归后,中国警察执行巡逻任务。

  12月18日,代理青岛地方厅看守所所长万文林向胶澳督办公署汇报了看守所接收经过:

  12月10日,随同青岛地方检察厅检察长董邦干暨高等检察厅长前往青岛看守所,当日下午二时接收完竣。计看守所一座,内所房55间、马号一座,内房屋六间,已判决男犯147名,并囚衣、戒具以及杂用器具等件,均经万文林督同书记看守检收清楚。

  奉司法部鱼电,前往青岛接收日本法院卷宗器具的山东高等审判厅厅长张志、山东高等检察厅检察长梅光义也在事后做出呈报:

  青岛接收定于十号上午举行仪式,当即业同代理青地方检察厅检察长董邦干、审判厅厅长曹腾芳及随从人员等躬赴青岛,分别接收,现已接收完毕。所有收到日本青岛法院交来民刑诉讼卷宗、登记簿据、器具及差押现金、贵重品各件,详载中日委员签字之引继目录,该两长既系当时随同接收人员,合将目录原单抄发。

  鉴于“此次接收胶澳,秩序井然,军警宣劳良深,”16日,胶澳商埠督办发布第四号训令:嘉慰所有巡防青岛内外水陆警察及维持地方各军警——“拟兵士每名赏洋一元,工匠、伙夫每名赏洋五毛。官长俟事后,请给勋奖各章,以酬劳勋而昭激劝。仰将该厅在事出力之官兵、兵役,分别开列御名,迅速呈报,以凭核办。”

  此前一天,台东镇警察署署长余炳勋呈文胶澳警察厅长“请求奖励巡捕”。呈文中称:“移交之巡捕长及巡捕对于此次接收胶澳异常出力,自日宪兵队移交后,巡捕长及巡捕等勤于侦查,不辞劳瘁,职署内自接收后尚无事故发生,论功行赏,当与长警无异。拟请厅长援照长警此次奖赏成例恩予发给,以资鼓励而昭激劝。”

  同日,李村警察署署长马杰也呈文警察厅长“请求奖励警员”。 

  ……十日晚,复有匪百余人包抄李村,虽经调解,误会未致决裂,而防务是不敢稍松。无论官兵,寒天旷野,废寝忘食,至两昼夜之久。毅勇耐劳,实出始料之外。至沙子口、老洼乡、九水皆为匪人根据之地,固不得不先行察看情形,筹备一切。当有吴德海等五人,声欲只身侦探,竟被扣留三日或五日之久。明知陷阱,奋不惜身,虽属鼓励而起,亦为该等胆识过人,殊难多得。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