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青岛“焦土抗战”:8吨TNT摧毁日本9大纱厂

2017-12-04 15:36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孙保锋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1937年12月4日,蒋介石电令青岛市长沈鸿烈实行“焦土抗战”政策,伺机撤离青岛。实际上,在此之前,沈鸿烈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只等蒋介石的电令。

  七·七事变后不久,蒋介石曾密电沈鸿烈,要沈实行焦土抗战,在必要时将日本纱厂全部破坏。 1937年9月,执行“焦土抗战”政策的青岛通讯爆破大队秘密成立,大队长马锡年是沈鸿烈早在1936年夏就从北京请来培训爆破人员的工兵专家。

QQ截图20171204151138.jpg

  沈鸿烈(资料图)

  “德县路事件”发生后,沈鸿烈当即派马锡年携沈氏亲笔信,到济南请求韩复榘支援炸药。青岛的公大、内外棉等九大纱厂拥有45万纱锭,价值5亿元,是日本在青最主要的资产,绵亘于四方、沧口一带,长达20里。纱厂厂房坚固,规模宏大,特别是装有自动防火及蓄水池设备,不是简单放火就能烧毁的,必须用炸药爆破。当时,济南兵工局全部库存炸药仅有10吨,最终给了马锡年8吨TNT黄色炸药和1500个雷管。瞒过日本特务后,马锡年将炸药和雷管运回青岛。

  “德县路事件”以外交途径解决,日人撤离,青岛形势暂时缓和,爆破也暂缓执行。但沈鸿烈深知,日军占领青岛是迟早的事,特别是原增防青岛的税警五团、六团开赴上海作战后,青岛防御力量大为空虚,一旦战事危急,“焦土抗战”必须随时启动。

QQ截图20171204151434.jpg

  海上游弋日本军舰和登陆的日军士兵。

  11月,正当爆破计划紧张进行中,小港附近的一家日本化工厂因有人进厂抢拿物资,触及雷管,引起爆炸。沈鸿烈立即带卫队赶到现场,见有人依然在携扛物资,当场枪毙三人,暴尸街头。为保证爆破万无一失,事后沈鸿烈命令警察局,每天必须不定时在日本工厂区巡视两次,凡有抢劫物资者,一律就地正法。

  12月战局急转直下,南京沦陷,韩复榘率部南撤,日军追踪而下,占领山东大半,青岛已成三面被围之势。

  12月4日、7日,蒋介石连发两电,命令沈鸿烈实施 “焦土抗战”。8日,爆破计划正式启动。先将炸药、雷管、木柴等爆破器材和爆破队员潜运九大纱厂及其它日本工厂,接着就安放炸药,堆放木柴,关闭水门。14日,爆破准备就绪。

  12月18日,日本陆军参谋部下达侵占青岛的指令。同日下午4时,沈鸿烈下达命令:一、本晚8时,开始引爆点火;二、爆破后由各指挥官率有关队长亲临各厂复验;三、如不能达到预期破坏目的,各指挥官即以头授余;四、对表,准备执行任务。第三条实际上是军令状,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死命令。马锡年回忆说:“当时的严肃紧张,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QQ截图20171204151152.jpg

  “焦土抗战”被烧毁的日本纱厂

  12月18日晚8时整,青岛“焦土抗战”在日本工厂的爆炸声中发出巨吼。从沧口、四方到市内连绵30里,火焰冲天,烟雾弥漫,爆炸声此起彼伏,包括九大纱厂、四方发电厂、铃木丝厂、丰田油厂、橡胶厂、自来水厂以及青岛港的船坞及其他机械设备全部炸毁烧毁。据李先良回忆,九大纱厂的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

  12月25日,沈鸿烈又命令海军第三舰队司令谢刚哲和港务局长袁方乔沉船封港。由谢、袁指挥,装满沙石、煤渣的“镇海”、“永翔”、“楚豫”、“同安”、“江利”五艘军舰以及港务局所属的 “飞鲸”、“金星”、“土星”等五只小火轮,驶到大港和小港附近航道上,打开舱底门,放水入舱,10艘舰船全部沉入海底。青岛焦土抗战就此完成。6天后,沈鸿烈离开青岛赶往徐州,青岛完全撤防,留给日本人的是工业废墟、堵塞的航道和一座只有5万人的空城。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