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青岛与五四运动:“还我青岛”不止是一句口号

2017-05-04 15:13来源:青岛档案信息网作者:周兆利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二、“二十一条”的出笼及日本对山东权益的要求

  1915年初,日本政府向袁世凯政府提出的“二十一条”要求是日本在满蒙政策上野心的总爆发,也是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势力膨胀的结果。

  1915年1月18日,日置益在总统府晋见袁世凯,递交日文版的二十一条一份,未附译文。当时曹汝霖在座,日方随员只有高尾亨书记官。两日后又向中国外交部递交同一样式的条款,并附有汉译文,作为正式交涉的根据,由此拉开“二十一条”交涉的大幕。

360截图20170504150717607.jpg

  “二十一条”签约

  这份被日本政府视为“巩固帝国地位”重要之举的文件,共分5项21条。这一日本要“用种种方法”竭力谋之的条约,内容极其广泛。《二十一条》的第一号即关于山东问题,主要由四款组成:

  第一款,中国政府允诺日后日本国政府拟向德国政府协定之所有德国关于山东省依据条约或其他关系,对中国政府享有一切权利、利益、让与等项处分概行承认;

  第二款,中国政府允诺凡山东省内并其沿海一带土地及各岛屿,概不让与或租与他国;

  第三款,中国政府允准日本国建造由烟台或龙口接连胶济路线之铁路;

  第四款,中国政府允诺为外国人居住贸易起见,从速自开山东省内各主要城市作为商埠,其应开地方另行协定。

  其他几号内容则为:第二号要中国声明日本在南满及东蒙有无限权利;第三号要许以日本管辖汉冶萍矿厂及长江一带各种利益;第四号规定中国不得以沿海各地租借或割让给他国。至于日本政府作为“一种劝告性质”,但“终得见诸实行”的第五号内容,实际上是要中国政府将政治、财政、军事、警察等大权,全交由日本人控制。这些条款如果得以全部实行,整个中国将变成日本控制下的第二个“朝鲜”,成为日本的独占殖民地。

  日本自知《二十一条》蛮横无理,见不得人,所以采取秘密外交的方式,强迫袁世凯政府接受。经过数月交涉,日本在作出极小让步后,于5月7日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最后通牒,限48小时内答复。5月9日,陆徵祥、曹汝霖奉袁世凯之命照会日本政府,表示除第五号各项容日后协商外,“即行允诺”。5月25日,外交总长陆徵祥与日本代表签订了《关于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之条约》、《关于山东省之条约》和关于胶澳归还、福建、汉冶萍及旅大租借延长等换文,基本上涵盖了《二十一条》除第五号之外的大多数内容。其中,关于交还胶澳租借地换文规定,日本交还胶澳租借地需满足4个条件:1.以胶州湾全部开放为商港;2.在日本国政府指定地区设置日本专管租界;3.如各国希望设立共同租界,可另行设置;4.关于德国之建筑物及财产的处分和其他条件手续,在交还前,由日本政府与中国政府协商确定。

  1918年,世界大战行将结束,日本寺内内阁唯恐战后中外生疑,为确保其在山东的侵略利益,以借款和支持中国参战为诱饵,与段祺瑞政府进行了关于山东问题的换文,换文规定日军除在济南酌留一部分外,其余在胶济路沿线者均撤往青岛,日本沿胶济铁路各地所设民政署一律撤销,胶济路护路警察由中国担任,但须聘用日本教官;胶济铁路大站须聘用日员,胶济铁路由中日两国合办。这个换文是日本玩弄的“小让步保根本”的手腕,段祺瑞政府的特命全权大使章宗祥竟然对此表示“欣然同意”。9月28日,日本与中国签署了包括山东两铁路在内的各项借款合同(指济顺、高徐两条铁路)。

  换文中的内容,表面上似乎是日本做出了某些退让,实质上却是明文规定日本可以驻军青岛、济南,中国护路警察要用日本教官,胶济铁路要聘用日本人,胶济铁路由中日合办,当然又将受到日本控制。而且中国又是“欣然同意”,上述各点,将来无法向国际机构提出申诉,这就种下了巴黎和会上的一大祸根。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