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1898年的《青岛写景图》:总兵衙门 栈桥 天后宫

2017-01-11 14:13来源:青岛记忆作者:青岛档案馆 孙保锋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这是一张反映德国人占领初期青岛城市面貌的写景地图,应绘制于1898年左右。由于该图绘制时间较早,大规模城市建设尚未开始,因此基本反映了青岛建置使其的面貌。

  青岛前海湾(19 世纪末)

  光绪十八年(1892)夏,章高元会同盛宣怀、孙金彪制定胶澳炮台建设规划,得到李鸿章的批准。同年8月,章高元奉调率兵进驻青岛口,驻在胶州湾口东侧青岛村一带,胶州湾设防建设正式开始。章部进驻青岛后,建炮台、筑营盘,建造了一系列工程。先后修筑了由青岛海口通往胶州的大路;建造了总兵衙门、军火库、电报房和广武前营、广武中营、嵩武中营等4 座兵营;在青岛、团岛、西岭(今西镇云南路一带)择定3 座炮台的基址,并开始动工建造。

  经过两年多的建设,胶州湾的防务体系已初具规模。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章高元奉命率部赴奉天参战,炮台工程停工。光绪二十一年(1895)底,章高元回防胶澳,继续胶州湾防务工程,但因巨额战争赔款,清政府无力重建海防,胶州湾防务建设呈半废弛状态,炮台迟迟不能竣工。直至光绪二十二年(1896)12 月,德国提出“租借”胶州湾的要求后,胶州湾防务工程建设再度引起重视,但为时已晚。光绪二十三年(1897)初,清政府曾议决将胶州湾辟为海军基地,但尚未实施即被德国侵占。

  章高元至青岛之后,就着手栈桥的建设,调用旅顺船厂的钢材,在前海搭起了一座铁木结构以木铺面的栈桥,专供海军官兵上下和装卸军用物资之用,码头约长200米、宽10米,以石头垒筑桥身,上铺木板,码头两侧装有从旅顺运来的钢铁制成的栏杆,故称“铁码头”,也称“李鸿章栈桥”。

  这时的栈桥码头,主要材料是石头,采用的是黏合剂不是水泥,而是石灰、豆浆与细沙的混合物。在石堤的前头有一段孔桥部分完全用钢铁框架结构,桥面铺上木板。这一段长124 米。德国侵占青岛后,对栈桥加以改建,将栈桥北段改为石砌,南端仍为钢架木面,桥身延长至350 米,主要用来运送建筑材料、军火、部队登陆。

  青岛总兵衙门照壁

  1892 年,章高元在杨家村(今台东邮电局一带)设立有线电报房1处。电报线路由胶州架至青岛,全长70.5 公里,与济南—烟台电报线连接,专供驻防胶澳清军使用。这条电线图中有标注。

  天后宫也是当时青岛的重要建筑。清朝末年,青岛已发展成较为繁华的市镇。女姑口《重整旧规》碑文记载:“青岛、女姑等口,百物鳞集,千艘云屯,南北之货既通,农商之利益普。”登州镇总兵章高元驻防胶澳后,使青岛成为海防重镇。

  光绪二十三年(1897)四月《海云堂随记》记载:当时青岛口一带商铺众多,计有“车马、旅店九,洪炉一,成衣、估衣、雉发三,油坊、磨坊、染坊六,杂货,竹席、瓷器店铺七,药铺二,当铺一,织网、麻、草、油篓木材八,肉鱼盐铺行六,鞋帽、皮货各一,纱布绸店、广洋杂货店三,酒馆、饭铺九,酱园、豆腐坊各一,糕点茶食三,计六十五家”。青岛商号多聚于天后宫附近市场,商众们为排难解纷,遂成立“公所”,设在天后宫内。图中位于天后宫与总兵衙门之间的两排房屋就是当时青岛口最重要的商业街。

  图中还可见到上青岛村、下青岛村、小泥洼村、大鲍岛村等村落,这些村落在德国殖民者大规模开发青岛城市时被拆除。

b145d72.jpg

  迪特里希纪念碑

  1898 年11月14日,德国殖民者为纪念海军远东舰队司令冯·迪特里希率军侵占青岛,在信号山举行了“迪特里希纪念碑”的落成典礼。纪念碑坐落于今信号山的半山腰,由天然岩石混合着少量的人造岩石构成,高8.5米,长22 米,由德国工兵上尉米勒设计。岩石正面刻有3块碑,第一块用中德文写着“1897年11月14日海军将军冯·迪特里希在此占领胶州地区”。围绕在第三块碑上雕刻着德国双头鹰,双头鹰之下刻着“他为皇帝、为帝国赢得这片土地”。这块岩石以他的名字命名为“迪特里希石”。德国亨利亲王出席了该碑的落成典礼,并发表讲话。在这张写景地图上,也可以看到这块碑石。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