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扔下的棋盘”:“穷汉市”变身“台东镇”

2016-11-17 14:56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台东镇这个地方原先叫杨家村,有五六百人,是通往青岛口的必经之路。 

  德国占领青岛的前两年,先后推出两份青岛城建规划,但都没有台东和台西两个区。据德国学者研究,德国人一开始压根儿就没考虑建设台东镇和台西镇。

c80aa961d783153f55d31b.jpg

  青岛城市规划公布后,德人大兴土木需大量劳动力,为此开出了比内地工人高得多的工资。据当时的青岛民政长官单威廉回忆,受此诱惑,短短一年,涌入青岛的省内劳工达数千人。 

  外来人口纷至,给居住和卫生带来很大挑战,但一开始德国人并未把劳工安置纳入规划视野,而是把它们交给企业处理。作为德国建筑公司分包商,中国企业主在青岛的旧村庄里为劳工搭建了临时住所。这些住处由一些深约1米、宽2.5米和长8-10米的土坑构成,在地面上铺草,弯成半圆形的竹竿构成屋顶,上边再盖几层草帘子,这样的土屋子一般能住下15-20人。尽管如此,这种临时窝棚不久后还是人满为患。   

  随着窝棚兴起,集市在青岛和大鲍岛附近出现了。理发摊、小吃摊、杂货摊、旧书摊、修鞋摊……这个自发兴起的集市,卫生状况极差,中国人戏谑地称为“穷汉市”。   

  潮水般涌来的劳工,引发了德国人意想不到的社会问题。由于缺乏安身之所,居住环境拥挤肮脏,霍乱、痢疾、伤寒等流行疫病不断爆发,甚至连青岛的上层也未幸免,德国著名汉学家、传教士花之安,总督叶世克先后死于非命。

c80aa961d783153f55d31c.jpg

  1899年秋,殖民者开始规划中国劳工居住区。在选址方面,他们颇费一番思量:一要保证欧洲人的健康,不能让这些中国人干扰他们的生活;二要不能离工地太远,以免影响工作进度。三要考虑未来台东镇的扩建。

  德国人再三考虑,采取了华洋分治方案,把劳工居住区选择杨家村(今延安二路一带)附近。这个地方位于欧人区东北,是青岛通往李村、崂山的必经之地,直线距离中心城区3.5公里,西南有贮水山、青岛山、太平山与欧人区隔开,从这里到青岛中心城区的建筑工地步行半个小时即可到达,至大港工地也只有2公里。 

  在街道布局上,德国人采用了中国传统的棋盘式街道布局,台东镇所有街道都横平竖直。这种街道布局在青岛很特殊,德国人贝麦称之为“上帝扔下棋盘”,中国人则称为“棋盘街”。整个区域以此种方式,规划了长400米乘以宽400米的居住区,划分成84个建筑地块。即今天台东一路至台东八路,清和路到菜市路之间的区域。    

  从1899年10月2日台东镇第一栋房屋奠基到1899年圣诞节,仅用短短三个月,“棋盘街”基本成型。对这样的建设“神速”,《山东德邑村镇志》的作者、胶澳总督府翻译官慕兴立评价称:“在当时,无任何一座中国城市可与之相媲美。”

11407124_475894.jpg

  德国人把上下青岛村和大鲍岛被拆迁的那些村民、小商贩、劳工全部迁居此处。台东镇建成第二年人口即达6000人,日德之战前夕,人口已超过11200多人。“蒙养学堂”、医院诊所和手工作坊相继设立,“棋盘街”地域迅速蔓延,在不长时间里,周边的杨家村和下村也括入台东地界。当这一棋盘再度放大时,下一批路名已在酝酿之中。

  1899年10月,胶澳总督府发布告示:根据杨家村以东形成的集市上的中国老百姓的申请,为这块新的居民区起名为台东镇。(撰稿 周兆利)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