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三赴青岛为何事?市长沈鸿烈竟亲自宴请!

2016-09-28 16:36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张兆新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胡适,安徽绩溪人,现代著名学者、诗人、历史学家、文学家、哲学家。曾担任国立北京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中华民国驻美大使等职。193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1930年代,胡适曾经三次来青岛(还有一次因为海上风大,船未能靠岸,未能成行),胡适三次青岛之行,并不是游山玩水,而是为工作而来。

首次青岛之旅患盲肠炎

1930年8月7日,胡适乘坐日轮“奉天丸”,开始第一次青岛之行。胡适此次来青岛主要有三件事儿:一是参加中国科学社年会;二是出席国立青岛大学开学典礼;三是为中华教育文化基金委员会编译委员会物色人选。

从8月8日到16日,胡适一直住在好友宋春舫家,胡适对对于居住条件十分满意,“春舫邀我住在他家,福山路新一号,房屋很安静,设备都好”。胡适对于编译委员会的事儿十分上心,这从《胡适日记》中可窥探一二:(1930年8月11日)“……上午任叔水、张子高从北京来。谈编译会的事,他们看了我的计划草案。”(1930年8月15日)“文化基金会的科学教育顾问委员会今天下午到我寓处开会…… 晚上任叔永与张子高来,细谈编译委员会的事。”

胡适的首次青岛之旅,算不上舒心如意,可能是水土不服,亦或者舟车劳顿的原因,胡适一来青岛就得了盲肠炎,从8月8日开始一直到15日(胡适离开前一天),日记中“肚子疼”成了胡适在青岛记录的主要内容。(1930年8月10日)“蒋丙然先生借疗养院邀我吃午饭,我因肚子不好,春舫托院中唐医生给我诊断,说无他病,仍是肚子疼。” (1930年8月11日)“下午回来,服了药,泻了两次,后来无可泻了,而肚痛更厉害。足足痛了四个钟头。”

虽然胡适在青期间身体不适,但其首次青岛之行的安排依然十分紧凑。几乎每天有文化要人来“拜会”,蔡元培、杨杏佛、葛静思、赵太侔、何思源、杨振声……和这些人交谈,有的谈“工作”,比如编译委员会的事儿;有的和好友“拉家常”。而胡适喜欢将顺兴酒馆作为自己吃饭的地点,大部分时间和一帮老友聚会。

由于胡适住在宋春舫家,所以和宋春舫一家交集很多。来青岛第二天,胡适在宋春舫的陪同下,游览了炮台、观象台,并去观看青岛海滨大会,“各种爆仗烟火,无甚可观,而人山人海,民众来者真不少。”胡适对宋春舫的孩子学习古文不大认同,“教者文理不高,学者受苦不浅。我劝春舫改革,恐未必能听。”此外,胡适阅读了宋春舫在褐木庐中的藏书,并做出自己的一番评价,“中文剧本如余上沅改译的《长生诀》,刘大杰《十年后》与《白蔷薇》,王独清《杨贵妃之死》,郑伯奇的《抗争》,《危机》、《合欢树下》,洪深的《贫民惨剧》、《赵阍王》,皆不成东西,使我失望。”

1930年8月16日,胡适离开青岛。是日,上午他到青岛大学,见到了杨振声、蔡元培、梁实秋、闻一多等人。11点左右,胡适离开青岛,宋春舫、唐家珍(宋的私人医生)、黄开平等人前来送行。

途经青岛遗憾未登岸

1930年10月,胡适乘船路过青岛。杨振声想请胡适在国立青岛大学做一次演讲,并且与梁实秋、闻一多、赵太侔等聚谈一番。无奈风高浪急,船无法靠岸。胡适在日记中这样描述:

今早七时船应泊青岛,但今早忽大风,船不能进口,在门外停了一整天。我昨天电约杨金甫、梁实秋、闻一多、赵太侔四位来穿上早餐,竟成虚邀了。我盼望他们今天不曾在岸上久等。(1930年10月1日)

今天还是大风,船不能入口。早上望青岛,海水是翠玉色,山是深绿色,岛上房屋多是红色砖作屋顶的,远山是灰色,更远山有轻舞,在日光里成了紫色。午后一点得信,决计不靠岸了,只有一只船来接到青岛的客人上岸。我写了一信给金甫、一多、实秋、太侔,来托客人带上岸付邮。(1930年10月2日)

胡适在给杨振声的电文中用“宛在水中央”形容船舶不能靠岸,而杨振声这样回到:“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可见胡、杨二人交情之深。

二赴青岛网罗人才

1931年胡适第二次来青岛,1月25日中午12点,胡适乘“奉天丸”抵达青岛,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等前来迎接,随即住进了万国疗养院。此番二度青岛之行,胡适主要与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等人商谈翻译《莎士比亚》全集。

1月27日,胡适应杨振声之邀,去青岛大学做了一次名为“文化史上的山东”的演讲,这属于胡适工作计划之外的事情,所以之前完全没有准备,在演讲前一天只能临时到好友李锦璋家中借了《史记》、《汉书》,“翻了半点钟,记下几条要用的材料,回到住处,写演讲稿,到一点多始睡”此次演讲比较成功。据梁实秋回忆:“听者全校师生绝大部分是山东人,直听得醍醐灌顶,乐不可支,掌声不绝,真是好像要把屋顶震塌下来。”

胡适此次在青岛共停留3天,这几天自然少不了与好友聚谈畅饮。位于北京路上的顺兴楼是胡适去的最多的地方,3天时间胡适就被好友邀请去了四次。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号称青大“酒中八仙”的杨振声、赵太侔、闻一多、梁实秋、刘康甫、邓仲存、陈季超、方令孺坐镇宴请胡适,这场面令胡适“惊慌失措”,为了应付“八仙过海”,胡适不得不使出“杀手锏”:拿出太太送的刻有“戒酒”二字大金戒指,才勉强过关。

其实胡适这次来青岛是从上海到北京顺道在青岛停留,胡适来青岛还有一个目的:网罗人才!1931年至1937年,胡适重返北大,出任文学院院长,在有了充足的经费之后,胡适开始考虑为北大网罗人才,而其在青岛的好友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等自然就成为了胡适“下手”的目标。1月27日,胡适在日记中写到:“晚上先在金甫(杨振声)家与实秋、一多、金甫谈。金甫肯回北京大学,并约闻、梁同去。所踌躇者,青岛大学不易丢手。”

最后一次青岛之行市长宴请

1935年11月,胡适再来青岛,这也是胡适最后一次青岛之行,此次胡适住在了东海饭店。胡适这次青岛之行受到市长沈鸿烈的宴请,其在讲话上重谈“全盘西化”。胡适的全盘西化并不被左翼人士接收,作家孟超在报上发表文章,说在中山路亨得利见胡适博士,果然“全盘西化”。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