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令孺:酒中八仙唯一女性 曾与闻一多传绯闻

2016-03-02 16:08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方令孺,安徽桐城人。散文作家和女诗人。1923年留学美国,在华盛顿州立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读书。1930年在邓仲存介绍下,杨振声聘方令孺为国文系讲师,方令孺第一次来到了青岛,并住在国立青岛大学七号楼宿舍。

    梁实秋这样描写在青岛的方令孺:“她相当孤独,除了极少数谈得来的朋友以外,不喜与人来往。她经常一袭黑色的旗袍,不施脂粉。她斗室独居,或是一个人在外面而行的时候,永远是带着一缕淡淡的哀愁。……”为了排解方令孺的孤独,梁实秋将方令孺拉进“七仙”行列,组成了岛城“八仙”。由于方令孺在家排行老九,因此大家都称她为“九姑”。

    梁实秋在《雅舍忆旧》中写道:“周末至少一次聚饮于顺兴楼或厚德福,好饮者七人(杨振声、赵太侔、闻一多、陈季超、刘康甫、邓忠存和我)。闻一多提议邀请方令孺加入,凑成酒中八仙之数。于是猜拳行令觥筹交错,乐此不疲者凡两年。其实方令孺不善饮,微醺辄面红耳赤,知不胜酒,我们亦不强她。”

    在青岛,与方令孺关系最好的当属闻一多了。当时闻一多是国文系主任,作为国文系讲师的方令孺经常向闻一多讨教问题,而闻一多也教方一些写诗的方法。1931年暑假,闻一多将即将分娩的妻子高孝贞送回老家,返校后住八号宿舍楼,而方令孺住七号楼,两人离得不远,据说,两人的频繁往来引起了流言蜚语。

    梁实秋在《谈闻一多》中曾提到,“实际是一多在这个时候在情感上吹起了一点涟漪,情形并不太严重,因为在情感刚刚生出一个蓓蕾的时候就把它掐死了。”梁实秋所说的情感涟漪是闻一多与方令孺之间微妙的关系,这件事情在闻一多后人编撰《闻一多年谱长编》时得到了证实:“所谓情感上吹起了一点涟漪,大概是先生与中文系讲师方令孺之间的关系。”

    1932年,“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年,青岛大学的学生在建校两年内爆发了第三次全校性大罢课。“方令孺同许多富有民族正义感和爱国心的知识分子一样,为之忧愁、愤激,加上为生计而进行的奔波,不久竟至积郁成疾,患上了甲状腺亢进疾病。由于病势十分凶猛,她只得离开青岛。”

    “文革”中方令孺被“打倒”,后下放“五七”干校,1973年方令孺的入党介绍人徐常太去看望她,她悄悄对徐常太说:“我教了一辈子书,教出了不少好人,也教出了大坏蛋,江青是我在青岛大学教书时的学生。……也许江青因为我掌握过她一些丑事,故而对我下这样的毒手。我个人所受非人待遇事小,党和国家遭殃却是大事。”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