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隐蔽战线下的抗日:日军眼皮底下成功劫狱

2015-08-28 09:58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张 蓉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1946年2月17日,李村劫狱五周年纪念日合影。前排左六为崇德中学校长王文坦,左七为谈明华,左八为市长李先良,前排右四穿军装者为高芳先。 (照片为青岛市档案馆馆藏)

  1938年1月10日,青岛沦陷。为了解敌人动向,探明情报,宣传抗日主张,中共和国民党均秘密派员潜伏青岛,开展地下工作.

  中共地下组织领导工人破坏日本纺织、兵器生产

  1937年10月,中共青岛特支根据党的政策,在崂山一带的农村建立抗日游击队。中共青岛特支带领山东大学“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队员,从市内来到崂山下埠落小学开展工作。同年11月,中共东北军工委决定撤销中共青岛特支,成立中共青岛市委。中共青岛市委首先在毕家村、蓝家庄一带成立崂山游击队第四中队,共六七十人,陈振麓任中队长、宋中堂任副中队长、王儒林任指导员。1938年1月底,中共青岛市委根据上级指示,带领崂山游击队第四中队西去,与中共高密游击队工委领导的部队合并,在中共鲁东南工委领导下,投入长期的抗日战争。

  青岛沦陷后,由于中共青岛市委和崂山游击队先行撤离,很长时间内青岛市内没有党组织。1939年秋,中国胶东特委根据中央和山东分局指示,决定立即调配力量,打入青岛市区,重新建立党组织,李继仁奉命回青岛开展工作。1940年,李继仁将其弟李继伟所在的崇德中学作为发展党组织的地点,先后发展了四名党员,成立了青岛崇德中学支部。这是抗战时期,在市区建立的第一个党支部。

  崇德中学是美国的教会学校,该校师生都是不愿当亡国奴的爱国者,教师们冒着生命危险对学生进行爱国教育。中共党组织成立后,在学生中开展宣传活动,传播共产党全面抗战路线和中共抗日战场取得的胜利,同时又在青岛学校、工厂发展党员,壮大队伍,并领导抗日地下斗争。

  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发动下,青岛日本工厂的工人采取各种手段破坏日本军工生产。纺织工人在军用绸漂白生产中,暗中加大火碱剂量,使价值10万多元的白绸全部报废;码头工人夜间卸船,将日本军火弹药整箱地掀入海中,发动工人罢工、怠工,拖延货物生产周期,故意制造瑕疵,迫使日本军火报废。

  1944年12月,“隆华3号”机帆船,满载棉布从青岛运往日本途中,9名爱国船员在中国共产党抗日爱国宣传的影响下,在海上杀死日人5名,英勇起义,把4万多匹棉布运到了滨海区抗日根据地,支援八路军抗战。

  1944年春,日占当局命令华北车辆株式会社青岛工厂半年内生产3万发炮弹,工人或在砂型中放上盐粒,或将炮弹砂型芯子装偏,使铸出的弹壳或是带麻点,或是内孔不正,发射无法瞄准,终于停止生产。同年秋天,日占当局命令青岛埠头机械修配所打制5000把指挥刀急用,工人以罢工、怠工方式,使生产计划一拖再拖,直到第二年日本投降仅完成几百把。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还深入日本盘踞下的市区进行抗日宣传。1944年7月8日,山东青岛抗日民主政府第一办事处在青岛台西纬五路、潍县路、西藏路口张贴传单,宣传我党的抗日方针政策和八路军的抗日主张,号召大家齐心合力赶走日本鬼子。

  国民党地下组织李村劫狱

  1941年正月,青岛大街小巷悄悄传播着一条消息:“听说李村监狱被劫了,那些被押的抗日战士都跑啦。”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给青岛老百姓带来了喜悦,也使他们在日本严酷统治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青岛沦陷后,国民党青岛市党部委员李先良在胶东坚持游击战争。1938年秋,时任国民党青岛市党部宣传科科长的谈明华受国民党中央政府、青岛市长沈鸿烈及李先良的指示,携带电台潜入市区。

  谈明华,江苏南京工业专门学校及国民党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毕业,曾参加过北伐战争,曾任江苏无锡铜山县党部常务委员、山东省第二十三区党务督导员、中央统计局专员暨苏鲁豫皖区督导员。

  来青后,谈明华将电台联络站设在德县路天主教堂附近的明德小学,由戚胜生、王启华主持报务工作,并有潜伏在青岛市的国民党各级干部一百余人。他们从事情报和地下工作,将敌伪准备进攻鲁西南根据地的战术和兵力直接发报到山东省政府。而且,在敌伪聚集的戏院和会议场上均出现过定时炸弹和抗日宣传标语。

  这些举动引起了日伪青岛驻军的恐惧,于是不惜代价悬赏奖励告密者。此时,在国民党地下组织内部出现了一个告密者——韩亚夫。曾任胶济党部铁路通讯员的韩亚夫,吃喝嫖赌样样皆通。国民党地下组织原想将他处置掉,但因一时之仁,未能下手。1939年7月22日夜,韩亚夫在青岛一个出名的暗娼家中被日本海军特务队的汉奸包围,被捕后,他将所有的情况全盘招供。23日凌晨,日本驻青海军司令部派遣三路人马,将谈明华及明德小学的秘密电台捕获。明德小学校长彭玉麟及国民党地下人员张侠、侯汉卿、马元敬等人被捕。原崇德中学校长王文坦虽不是国民党员,因为具有爱国热情,加入了抗日地下工作亦被逮捕。同时被逮捕的还有明德小学教师员工及涉案者亲属,当日被捕人数达百余人。

  经过日本特务严酷审讯和军事审判,谈明华、彭玉麟、张侠、侯汉卿四人被判处极刑,后改为无期监禁;马元敬、马永华、王文坦被处以有期徒刑。1940年三四月间,被判刑的七人先后由日本驻青海军拘留所移送李村监狱羁押。

  为将七人劫持出狱,国民党地下工作人员进行了3个多月的详细安排。1941年2月17日,杜祖平、栾志超、王成华等人分成几组,进入李村附近,以新新化学肥皂厂为秘密指挥所安排部署。劫狱人员身着便衣和短枪,化装成工人、邮差、拾粪的、推车的,在李村监狱四周秘密潜伏。在市内外沿海地区有船舶停靠,以方便人员转移。

  李村监狱的被押人员,也在秘密联络,安排劫狱时人员疏散顺序,对于敌伪监狱的电话、电铃等都有专人控制,切断监狱与日军的联络。

  一切布置妥当。农历正月初十这天,异常寒冷,守卫士兵放松戒备,烤火取暖。晚上八点,事先埋伏好的国民党劫狱人员从墙外进入李村监狱,将守卫制服。并立即来到谈明华等人的牢房,用预先配制好的钥匙打开监狱门,将被押的这七名人员救出,同时将李村监狱在押的200多名抗日人员一同放出。在青岛保安队保卫下,向沧口转移。得到消息的日伪军与负责掩护的国民党特务队进行激烈枪战,最终,这支队伍顺利撤离。行至沧口稍事休息后,并将大部队分成几个小组,单独行动,以避免被日伪军发现。谈明华一组在经过沧口大马路时遇到了持枪的日本人,幸运的是,隐蔽在暗处的谈明华等人没有被发现。他们越过铁路,来到后海,坐上预先停泊的船舶,驶向红石崖,并转移到即墨县政府所在地——良乡。其他脱险者也均安全到达山东省政府所在地,再一次投入抗日斗争的行列。

  抗战胜利后,谈明华、王文坦等人被国民政府授予胜利勋章。1946年2月17日,李村劫狱5周年纪念日,谈明华、彭玉麟、马元敬、王文坦等人与青岛市长李先良等人聚集一堂,有关人士重回李村监狱,悼念牺牲的狱友,并在监狱门口合影留念。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