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青岛抗日战场:大崂据点攻坚战 开“土坦克”炸炮楼

2015-08-14 10:07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作者:孙欣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大崂战役后高芳先(中)与第三大队长董修璋(左)、特务大队张许京武(右)及缴获战利品合影

据《鲁东青岛抗战纪实——李先良回忆录》载:“青保自迭克登瀛、柳树台、黄山等敌据点以来,盘踞大崂据点之敌,益感恐慌,乃由胶县调来伪军张鸿飞部的一个中队协力防守,高芳先总队长奉令率部继续进攻大崂,该据点至为坚固,外围有深壕,经全体官兵奋勇攻下……”

  大崂据点位于今崂山区北宅街道大崂社区,原址已不复存在。“大概就是现在配电室那个地儿。”在民间抗战历史研究者李知生和社区内多位老人带领下,记者一行很容易就在滨海大道旁的一个十字路口附近,找到了据点的大致位置。

  时间回到那个年代。大崂据点紧扼由李村至王哥庄、夏庄至北九水的交通要道,敌人借此控制着崂山腹地一带的抗日武装活动。1944年9月28日,青岛保安总队集中精锐部队,鏖战近10小时,一举拔除了这颗敌人插在崂山心脏上的钉子。

  敢死队员立下“生死状”

  “大崂据点,是青保在崂山打的两个最重要的据点之一。” 李知生告诉记者。“这个据点的位置非常重要,向北是往王哥庄去的路,向西是往夏庄去的路,向南是往李村去的路。”

  敌人牢牢占据这一战略要地,严密监控,紧紧扼住了青保的咽喉。“当时敌人在据点周围挖了5米多深、3米多宽的大壕沟,然后用铁蒺藜和拒马围把壕沟周边围上,在道上检查经过的行人、车辆。”今年86岁的大崂社区居民孙成功回忆说,炮楼挺高,有三层楼高,在炮楼上边的平顶上,看下面的路人清清楚楚。

  据点碉堡内,驻李村日军派一个伪警备中队近百人的兵力在这里驻守,架上机枪、铁弹筒、重机枪等攻击武器,死死盯住这个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一旦发现可疑人,立即截下盘查。时刻监视游击作战的青保队伍以及一切可能为青保带来情报的过往行人,看他们有没有随身夹带给青保的情报。

  这自然成为了青保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在攻打完黄山据点后,在总队长高芳先的带领下,青保集结特务大队、第一大队、第三大队三个大队约六百人的兵力,誓要拿下大崂据点。

  “打大崂据点,青保是横下一条心的。冲在最前线的敢死队有30人左右,战斗之前都立下‘生死状’,表明自己要往死里打的决心——不拿下不活着回来。每个人都要写,自己不会写的让别人代写,然后自己按上手印,写完之后交给大队长。”据李知生所知,立“生死状”的战役在青保的整个抗战中只有两次。

  青保当时有四个大队,总兵力近千人。攻打大崂据点,集中了青保大半战斗兵力。由于大崂据点易守难攻,青保在作战前已精心作出了战略部署。

  据当年曾参加此场战役的程谋洪老人回忆,战斗当天主攻据点碉堡的是特务大队的一个中队,其他兵力都在外围打援。“因为大崂据点通着交通要道,援军要到很快,因此我们在各个方向上都部署了兵力。往西是三大队增援,堵截援军;一大队在南边,控制着从李村过来的援军。就特务大队一个大队在据点附近打。其中一个中队主攻,其余两个中队则是灵活调动,看哪个地方需要兵力,就调他们过去。”

  “开”着“土坦克”炸炮楼

攻克大崂据点

  1944年9月28日,正值阴历八月,是庄稼收获的时候。闷热的秋天,让人格外烦躁。但青保队员们的头脑,却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因为他们知道,只等一入夜,就可以拔掉大崂据点。

  “当年青保攻打据点,都是在晚上。一是晚上日本鬼子的支援队道上有青保截着打,不好走,来不了援军;再一个是鬼子的飞机晚上不能起飞,青保不用怕它从头上来炸,只要放心大胆集中精力围着据点打就行了。”程谋洪回忆起当年,浑身是劲,“那时候青保一听打仗就来精神,浑身的血发热,不用当官的催,自己就拼命地打。”

  傍晚时分,早已蓄势待发的青保战士们一听到冲锋号,便从四下冲了上来,将据点团团围住。据曾目睹该战役的孙成功回忆,当时是下午5点来钟,天尚未黑透,部队一围上来, 就迅速开打,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

  炮楼上的伪军发现以后,把机枪架在炮楼上,拼命往四下打枪、投手榴弹还有掷弹筒,再加上据点周围原有的壕沟,铁蒺藜、拒马围以及盘得密密麻麻的铁丝网等,一时难以接近。

  不过,青保早有准备。“一边是杜冠峰、坂本、季良介三个投诚过来的日本机枪手,靠上来趴在南河沿上,从三个位置把碉堡上的机枪眼给封锁住,让上面炮楼里的二鬼子(伪军)抬不起头、放不出枪来。另一边,下面的敢死队趁机利用‘土坦克’,迅速向炮楼靠近。”程谋洪讲起当日的作战过程,仍历历在目。

  据程谋洪介绍,“土坦克”是青保自己的发明,其实就是方桌钉上棉被。“农村的大方桌,上面用特制的大钉子钉上三层浸满水的棉被。”用步枪打,能打进一层;用机枪打,能打进将近两层,所以一定要用三层。方桌下,一般有两到三人,一人若被打倒,其他人可以迅速顶上。

  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在队友“冲啊、杀啊”的呐喊助威声中,“开”着“土坦克”,砍断铁蒺藜,铺上柴草、越过壕沟,抱着炸药包冲向碉堡。三层高的方形碉堡,东南角和西北角上各有一个圆形的钢筋水泥浇灌的炮楼,坚固异常,青保的计划,就是首先炸掉它们。

  “一位名叫姜子堂的敢死队员抱着炸药包首先糊在了东南角的那个炮楼下面。”李知生告诉记者,由于炮楼非常坚固,所以这些炸药包的炸药量要很大,一个一般要三十到四十斤。“姜子堂很有劲儿,胆儿很大,他贴好炸药包后再用木棍把它顶牢,然后人顶着桌子撤回来。”

  砰砰砰砰砰……在碉堡外围掩护的机枪队此时看准时机,瞄准炮楼上的炸药包,一阵扫射。轰隆一声,被引爆的炸药包将东南角的炮楼炸了大半截,只剩顶上圆形的部分还勉强悬在空中。

  天降小雨,战士们又有了精神

  虽然据点东南角的炮楼被炸掉,但西北角炮楼尚存,据点碉堡内部并未受到很大影响。所以,里面的伪军仍不投降,拼命往外打枪,企图歼灭青保。据介绍,据点内的伪军是从胶州(当时的胶县)调来的张鸿飞的伪警备队。之所以从胶州调兵,是因为当时崂山本地伪军私下里与青保有联系,彼此之间不是真打。

  于是,战斗开始陷入胶着状态,敌我双方机枪射手你来我往,炮弹横飞,僵持不下。

  “天气闷热,体力消耗很大。”李知生讲述,战斗从傍晚打到凌晨,中间战士们也没有吃饭补充体力。“有时候在崂山行军一天都不吃饭,平时吃地瓜干、地瓜,苞米饼子算好的,再就是小米稀粥。敢死队吃的稍好一些,白面儿单饼,咸刀鱼放在泥盘子里或锅里煮一煮,加点葱花,吃了以后就很有劲儿,再喝上一瓢凉水,就往前冲。这就是很好的饭了,没有肉吃。”当时,对青保有三个形象的比喻“节六(蝉)肚子、兔子腿、蝙蝠眼”,“节六肚子”就是说三天不吃饭照样在崂山里面跑。

  青保指挥官高芳先在大崂南山督战,离据点只有不到300公尺。见到据点久攻不下,就命令传令兵传令,誓死要攻下大崂据点,给敢死队下了死命令。“我听着山下青保当官的喊‘回去说昂,拿不下来拿头!’。”战斗期间在山上躲避的孙成功老人对此印象深刻。此时已将近半夜,开始下起小雨。

  “真是天助啊,雨不粗不细,打在身上风凉、舒服,正好打仗。前线的战士们都又来了劲儿。”回忆起小雨开始后的战斗,程谋洪至今仍热血沸腾。

  小雨吹响了青保决战的号角。夜里12点左右,敢死队如法炮制,一鼓作气,冲向碉堡贴上炸药,“呼嗵”一声,西北角的炮楼瞬间也被炸飞。

  方形碉堡的四面外墙虽未被炸裂,但内部楼层间的楼板都已被震塌。里面的伪军不少被砸死、砸伤,因此阵脚大乱。孙成功说,听说当时里面有一部分人要投降,一部分人要继续打,商议无果后竟内斗起来。

  此时,趁着炸药包的一声巨响,青保四下的冲锋号一齐吹响,所有战士大喊“冲啊、杀啊”,声势浩大地向碉堡冲去。在据点的瓦砾堆里,俘虏了尚未断气的伪军,人数约大半个中队,缴获了枪支弹药等物资。青保方面则几乎无人伤亡。

  就这样,将近凌晨1点钟的时候,经过一番苦战,青保终于成功地将大崂据点端掉!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