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民国时期青岛金融风潮案:恶劣影响波及全国

2015-04-08 23:09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明华银行,全称明华商业储蓄银行,开办于1920年6月,总行原设于北京,后迁至上海,在天津、济南、青岛等地设有分行。该行资本额定500万元,实收275万元,董事长为童金辉,张絅伯任总经理。

    高息揽存埋下祸根

    1922年10月,明华银行在青岛河南路开设分行,由张絅伯兼任经理,一开始并不起眼。但因该行得到“接收胶澳善后督办”王正廷的关照,加之在业务经营上以高出同业一、二厘的存款利率和赠送“纪念品”等方式为诱饵,吸引了大量存户。

    明华银行秉承“一元起存”原则,零存整取,绝大部分储户是职员、工人、小商贩、家庭妇女和保姆,甚至乞丐等社会底层群体,但也有一些财政局、铁路局、邮电局和地方法院等部门的公款。这些公款一部分由该行招揽而来,有些则是经手官员为博取利息,中饱私囊而存入。

    至1935年,明华银行青岛分行储蓄存款已达350余万元,储户高达15000余家。在明华银行5个分行中,以青岛分行存款最多,获利最大,为其他银行所望尘莫及。张絅伯虽兼总行经理、董事,实际上却常驻青岛,形成了事实上“明华总行虽在上海,而重心实在青岛”的局面。

    金融风潮中求告无门

    1934-1935年,白银大量外流,引发中国白银风潮,国内金融业出现严重的流动资金短缺危机,众多金融机构经营难以为继。据统计,1935年,仅上海因白银风潮影响而停业倒闭的中外金融机构就有30多家。1935年初,上海金融风潮波及青岛。5月上旬,青岛中鲁银行首先中招,储户挤提兑风潮突起,并迅速延及明华银行青岛分行、中国实业银行青岛分行等多家中资银行。

    青岛明华银行因利用制度上的漏洞,非正常向上海转移巨款,投资房地产和实业,并与美商合资兴建东海饭店,向政府放款、个人非法挪用等原因,致使大量资金呆滞,贷款无法收回,挤提风潮一起,顿陷困境。

    5月21日,张絅伯由上海飞回青岛,正式向青岛市政府和同业求援,提出以汇泉东海饭店抵押40万元应急。但同业银行依违两可,坐等观望。市政府察觉事态严重,邀请各行连夜磋商救济方案,但因此前救济中鲁银行款项抵押品过户尚未办妥,而青岛明华银行资金缺口巨大,自报资产负债情况也很多不实之辞,所提供的抵押品东海饭店,因位置偏僻,“价值巨而用途窄”,除夏季营业外,其他季节均为闲置,开业不足三个月,即亏累不赀。各同业银行担心被套牢,最终没有达成协议。

    22日,青岛明华银行处境更为艰难,张絅伯声称“非百万不足以应付难关”。接到明华银行告急求援后,下午4时,青岛市政当局召集驻青各银行齐聚市府,商讨救济,以免风潮扩大殃及全城金融界,影响社会稳定。市长沈鸿烈亲自出面,要求驻青各银行担起责任。最终,各银行没有提出有效的援助措施,市政府也束手无措。至此,明华银行求告无门,不得不于23日晚8时宣告停业清理。

    停业清理引发社会混乱

    明华停业清理消息不胫而走,震动全市。当日,明华银行所在的中山路中段(中山路42号)交通为之阻塞,储户有的抓着铁栅门大哭大闹,有的连骂加喊,有的猛击边门,有的捶胸自述,甚至有人跳海自杀,加之警察呵斥,形形色色,不一而足,一片混乱。部分债权人还聚众到市政府门前请愿,“毁物殴人,事态已严重,清渺无端绪”。储户胆战心惊,风声鹤唳,对青岛的商业银行丧失信心,众多商店、工厂和个人迅速把存于各商业银行的钱款提出,或存放现钞,或改存中国银行或交通银行等较大银行。而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两行鉴于唇齿相依,不得不尽力接济与自己利益关联的银行,形成存户由小银行提款转存中、交两行,中、交两行又迅即转存小银行,揽其不倒。混乱局面持续了一二个月之久才逐步平息。

    5月23日,市政府为应对危机,防止该行涂改账目,湮没证据,命令公安、社会两局会同银行公会、市商会前往明华银行查封全部账簿及库存现金。同日,通过新闻媒体和街头张贴布告,宣布明华银行停业消息,告知债权人尽快推出代表,与市商会接洽一切登记及清算事项。

    5月26日,市政府召集各公团及债权人代表,联合组织清查委员会,由社会局、公安局、商会、银行同业公会及债权团等5个单位共同推出清查委员40余人,再从中选出5人为常委,着手查账。在清查委员的选择上,挑选熟悉银行业务、会计业务及法律的人员,为下一步工作奠定基础。至6月上旬,基本查清,清查委员会随即向社会公布明华账目。

    根据清查结果:明华银行储蓄部、商业部原存款总额为3343921.76元,其中需要偿还储户3193801元。资产项下,上海总行及其分行、北京、济南等分行欠青岛分行债款高达1783820元之巨。另外,查实明华银行青岛分行并无资本,总行资本定额500万元,已收275万元,未收资本227万元,会计事务也并未像张絅伯所称的那样完全独立,而是与上海总行分行有扯不清的关系。

    债款偿还旷日持久

    在宣告明华银行停业清理的同时,市政府命令公安局严密监视该行总经理张絅伯、副理韩强士、襄理张孟令(张絅伯之子)、曾渭滨等重要职员,限制其活动范围,不许离开青岛。对于这些职员的家属,也要核查清楚居住出行情况,证实与银行业务无关后方可担保释放,但必须保证随叫随到,并从邮局调来明华银行停业前后往来的函电底稿作为证据。银行重要职员往来的信函,由公安局严密检查,随时报告清理处(即后来的债权团)。尽管有人反对,当时的市政当局还是顶住了压力。

    迅速办理债权人登记。通知债权人及早前来登记,责成海滨区办事处等市内各基层机构代为登记明华银行的债权人,为将来清偿做准备。

    没收明华银行主要职员的财产。市政府在控制张絅伯夫妇同时,要求在清理完成之前,两人不得离开银行半步。同时查抄扣押明华银行及张絅伯夫妇所有动产和不动产及古玩字画,开列清单,逐一核实登记造册,以备拍卖偿还储户。

    为加快清偿进度,市政府指示由各债权团代表组织成立青岛明华银行债权团。6月17日,债权团正式成立,拟订了详细的工作方案和办事程序,明华银行财产处分、分配摊还储户存款及追缴欠款由债权团会议决定。

    在清偿储户方面,为维护治安稳定,解决受损民众生活之需,市政府一开始即确立了三大处理原则:一、以青岛明华银行的财产优先提充青岛债权;二、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运用敏捷有效的手段解决明华债务;三、以债权人的立场严追总行及分行欠款,由警察局协助追缴。

    在这三原则基础上,债权团按照市长指令,遵循先易后难程序,先将明华银行资产、张絅伯夫妇财产拍卖变现,筹集一定数量的资金,偿付中小存户,以防止中小储户生活无着、聚众请愿。市政府筹得20万元现金,先后组织6次针对中小储户的存款发放,主要发还500元以下的储户。10元以下,足额返还;100元以下返还30%;200元以下返还5%,累计发还6300余户。暂时安抚了中小储户的焦灼心情,维护了社会治安稳定。但是,终因该行放款抵押品及不动产大部分已被转押,且涉及上海、北京、天津三地,非青岛市所能掌控。仅有很少一部分抵押品与不动产可以变现,但亦多纠葛不清。债权团多次追讨,市政府也多次过问,最后因七七事变爆发而不了了之,明华银行债款偿还陷入旷日持久之途。

    受青岛分行连累,明华银行上海总行及天津、北京、济南分行相继停业清理。倒闭后的青岛明华银行债务长期未能得到清偿,给众多中小存户和拥有债权的华资银行造成较大财产损失,社会影响恶劣。青岛存户曾多次赴该行及市政府请愿,政府也付出相当大精力处理此事,但都难以挽回损失。该案一直延拓到新中国成立,才因政局变迁而无疾而终。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