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一战与青岛词条(十) 中国收回青岛主权

2014-11-10 10:09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美国国会对凡尔赛条约的态度

    巴黎和会后,美国国会两次拒绝批准《凡尔赛条约》。美国拒签和约的原因十分复杂,除了大选之前两党的激烈争斗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对和约处理山东问题不满。

    共和党反对派的核心人物亨利洛奇认为威尔逊“把山东……从一个盟国手里拿给另一个盟国作为签字加入联盟的代价的做法,是外交史上一件最肮脏的事情”,像瓜分波兰一样可耻。

    威尔逊也承认关于山东问题的决议是“条约中最难为之辩护的部分,无奈法国和英国已铁下心来支持日本。”他“同诸位一样”,不喜欢山东解决办法,但情况是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他问道:“你打算为了把山东归还中国而对日本、法国和英国开战吗”?

    但是,威尔逊的辩解并没有改变国会的局势,《凡尔赛条约》依然被美国国会所抛弃,而美国国内反对日本垄断山东权益的呼声更加高涨。

    日本逼迫中国直接交涉山东问题

    日本在巴黎和会虽然保住了《民四条约》所攫取的巨大权益,并获得直接与中国交涉山东问题的权力。但是,由于中国代表拒绝签署合约,美国国会拒绝批准条约,山东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给日本以巨大压力。一战后,欧美列强再度布局亚洲,日本更急于解决山东问题,保住战争期间在华攫取的成果。

    日本遂向中国政府交涉,诱使中国政府与其直接谈判,中国政府则拒绝了日本建议,要求通过国际联盟解决山东悬案。

    华盛顿会议

    1921年8月13日,美国驻华大使向中国政府提出照会,邀请中国参加太平洋会议,中国表示同意,希望得到美、英支持,在华盛顿会议上解决山东问题。

    日本继续要求直接与中国谈判,抵制将山东问题列入华盛顿会议。9月7日,驻京日使小幡向北京政府外交部提出直接商谈山东问题的要求,并提出交还青岛节略9条,即《山东善后处置大纲》,提出将青岛交还中国,并表示愿意在中国政府保障外国人权益的基础上撤回设置专管居留地及共同居留地的要求。

    美国的态度则是希望山东问题得到解决,但又不希望这一问题在会议上提出而影响其战略意图的实现,为此劝说中国会外谈判。在美国的劝说下,中国政府原则上接受了美国会外讨论山东问题的主张。

    在美国设计下,在华盛顿会议期间将山东问题列为“边缘”谈判,即在海军裁军会议之外另行组织中日山东问题会谈,达成的协议载入会议记录,作为会议所接受记录的一部分;在会谈时,美、英两国派观察员列席,“观察以及必要时出现调解纠纷以弥分歧”。11月30日,华盛顿会议主席休斯在大会上宣布:“请中、日代表觐面商议,以期解决鲁案”;“英、美首席代表愿任调停”,并派员列席每次会议,会谈结果须报大会。这一宣布使会谈与大会的关系牵得更紧,等于宣布会谈本身就是会议安排的,因此亦可看作会议的组成部分。

    尽管如此,这一谈判在实质上仍是各方面相互斗争与妥协的结果,既非中国要求的会内讨论,也非日本所要求的直接交涉。

    12月1日,中日两国出席会议的全权代表开始谈判山东问题。美国派出国务院官员马克谟和培尔、英国派出朱尔典与外交官莱朴生列席,休斯和贝尔福出席了第一次会议。经过两个多月30多轮的艰难谈判,1922年2月4日,中日双方正式签署《解决山东悬案条约》,华盛顿会议围绕中国主权问题争执的“边缘”谈判宣告结束。6月2日,中日双方在北京交换批准书。该条约主要内容有:(1)胶州德国旧租借地交还中国。(2)日本军队撤出山东。(3)中国赎回胶济铁路。(4)自条约实施起,1915年8月6日中日所订关于重开青岛中国海关之临时协定无效,“青岛海关应即完全为中国海关之一部分”;原由日本占有或经营的矿山、盐场、海底电线、无线电台等均移交中国。

    中国收回青岛

    1922年12月10日,中日举行青岛交接仪式,青岛成为中国政府收回的第一块租借地。

    中国收回青岛,是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成果,也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矛盾斗争的结果。

    中国利用较为有利的国际形势及列强之间矛盾,以国内人民的坚决斗争为后盾,在付出重大代价的前提下,迫使日本在山东问题上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推翻了中日《民四条约》、中日山东问题换文以及对德和约中的山东问题3大条款等不平等条约、条款,在法律形式上结束了日本对山东的军事占领和政治控制,中国收回了部分丧失的主权。

    但是,日本帝国主义在青岛侵害中国主权的种种行径没有真正消除,帝国主义国家的争斗以新的形式继续升级,青岛作为殖民地半殖民地城市,依然笼罩在帝国主义侵略的阴影之下。

    日本在青岛撤而不退

    青岛回归当天,日本在青岛设立总领事馆,在总领馆内设警察机构,下辖9个派出所,甚至一度公开挂出派出所的牌子,公然在中国领土上行使警察权,肆意侵犯中国主权。

    1927年和1928年,日军两次以保护侨民为由在青岛登陆,出兵山东,阻止国民军北伐,甚至杀害蔡公时等中国外交官员,酿成济南“五三惨案”。日本军舰长期驻扎青岛,进行所谓的“警备”,其海军陆战队更是多次登陆青岛,为在青日侨提供所谓“保护”。

    日本在青侨民人数虽有减少,但一直保持在1—2万人的规模,日本居留民团等日本外交机构操控的所谓“民间机构”,在治外法权的庇护下,继续横行霸道,走私贩毒,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日资企业在青岛占据了垄断地位,纺织是青岛的支柱产业,日资纱厂为8个,且资本均达千万以上。其他如化工、橡胶、火柴、面粉、榨油等和金融、贸易企业,也大多由日人把持。(杨来青)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