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一战与青岛词条(九) 巴黎和会上青岛问题

2014-11-03 09:38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日本与欧洲四国密约

    为把握战后列强分赃过程中的主动权,巩固占据山东的侵略成果,日本重演乘人之危的故技,以派舰队赴地中海协助击破德国潜艇战和同意中国对德绝交参战为由,逼欧洲盟友为其战后把持山东。在欧战难分胜负之际,英法等四国为稳定协约国阵营,只得满足日本之愿望,分别与日本签订损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秘密条约。

    1917年2月16日,英国驻日大使葛林照会日本外务大臣本野一郎,称“上月27之晤谈,阁下对本使言,谓帝国政府愿得一保证,将来在媾和会议时,英国帝国政府援助日本要求割让德国在山东及在赤道以北各岛屿之领土权利,本使奉英王陛下外交大臣之训令,将下列英国帝国政府之意旨通告阁下,至为荣幸。英国帝国政府欣然允许日本政府之请求,保证将来在媾和会议中,援助日本要求割让德国在山东及在赤道以北各岛屿之领土权利,并经谅解,日本政府亦以同样精神,援助英国要求在赤道以南之德国岛屿。”

    同月21日,日本外务大臣照复葛林,称:“日本政府对于英国政府之友谊精神,给予保证,并欣然与两同盟国之亲密以新证明,如来照所示者,至感满足。本大臣兹特声言,日本政府方面充分准备,以同样精神援助英国政府在媾和会议中关于赤道以南各岛屿德国领土之要求”。

    随后,日本又以同样手段,与法、俄、意三国签订关于山东问题的密约。

    英、法、俄、意与日本订立的关于山东问题的密约,一直到巴黎和会时才公开。

    蓝辛——石井协议

    1917年4月,美国对德宣战。日美两国都希望达成一个协定,以缓和双方关系,避免发生冲突。

    同年8月,日本政府命前外相石井菊次郎率团访美。9月至11月初,国务卿蓝辛与石井举行了12次会谈,主要议题是中国问题。双方经过讨价还价,11月2日互换照会,即《蓝辛——石井协议》。协议主要内容为:一、美国承认日本在中国、尤其在与日本属地相接壤的部分享有特殊利益;二、美、日两国无意以任何方式侵犯中国的独立和领土完整,两国坚持在中国门户开放和工商业机会均等的原则。

    依据《蓝辛——石井协议》,美国承认日本在中国有“特殊利益”,日本再次认可美国“门户开放”政策,承认美国享有“机会均等”的权利。这是日、美两国拿中国主权作为交易的分赃协定,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北京政府也声明不予承认。

    美国驻华公使芮施恩在1919年给威尔逊的辞职信中写道:“在大战期间,我们没有给中国送来一份钱,我们给中国的不是支援,而是《蓝辛——石井协定》。”对协议纵容日本侵略中国主权一事予以抨击。

    日本的争霸欲望并非一个协定可以解决。日美签订《蓝辛——石井协定》的消息公布后,11月7日,《大阪朝日新闻》刊文,批评日本政府对美国作出太多让步,称:协定“并未谈到日美两国在中国问题上互相冲突的根本原因,仅仅承认了日本对中国的地理关系,而对于堪称其实质内容的政治及通商方面的权益,却丝毫没有承认日本的优越地位”。并对于协定中规定中国实行“门户开放”和“机会均等”表示强烈反对。还说,“日本在中国的特殊关系,远在美国以上,并远超过通商关系,而是关系到国家的生存问题,因而理应承认日本的自由行动”。可是,日美协定却规定“对于违犯门户开放和机会均等的行为,日美两国政府坚决反对”。这是日本“作茧自缚,只有寺内内阁才会干出这种蠢事”。

    巴黎和会上的青岛问题

    1919年1月18日,战胜国在巴黎召开“和平会议”,讨论对战败国的处置及其殖民地的分割问题。

    和会召开后,中国代表要求收回被日本占领的原德国在山东的租借地和胶济铁路。日本代表声称胶州湾是其对德战争的战利品,应直接与中国谈判解决山东问题,企图通过中日之间的谈判,逼迫中国政府做出更大让步,收回“残骸化”的青岛,继续垄断青岛及山东的命脉。

    对中日之间的争执,英、法两国因与日本有密约交易在先,明里暗中袒护和支持日本。出席会议的美国总统威尔逊出于限制日本在东亚扩张的目的,采取了同情和支持中方立场的态度。

    4月16日,美国国务卿蓝辛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先交给与会各国暂时接管,等青岛开作商埠后再归还中国。这一方案排除了日本从德国手中收取山东权益的可能性,日本政府当即表示反对。

    17日,美国代表转而提议将山东由与会各国暂管改为由五强国共管。日本政府继续反对。

    21日下午举行的“四人会”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提出将德国在山东的租借地让给国联,由国联以委任统治地的方式接收管理。日本不仅不接受这一方案,还发表声明,公布与英、法、意等国签订的密约。

    在日本代表团的步步进逼下,美国支持中国的决心彻底动摇。4月22日下午“四人会”续开,威尔逊一改同情中国的论调,说:“现查该问题实为复杂,中国、日本既有1915年5月之条约换文于前,又有1918年9月之续约于后;而英、法等国亦与日本协定条件有维持其继续德国在山东权利之义务。此次战争本为维持条约之神圣……”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姿态。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则干脆提出两个方案,逼迫中国代表选择:一是按中日协定条件处理。一是让日本继承德国权利。把中国代表逼向绝境。

    看到和会支持日本的大势已不可逆转,中国代表团遂提出中国的让步方案。但在本以退出和会相威胁,逼和会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决议。

    1919年4月30日,英、美、法3国首脑背着中国对山东问题作出了最后裁决,明确规定德国在山东所获得的一切权益,包括胶澳租借地领土、铁路矿山、海底电缆、各种建筑等一概转交日本,甚至连胶澳租借地境内的民政、军政、财政、司法等各项档案、地契及各种文书都得移交日本,却只字不提于日本须将青岛交还中国一事。

    5月1日,英国外长贝尔福代表大会将最后决定口头告知中国代表,并称这是“不容更改”的意见。至此,巴黎和会上中国关于山东问题的交涉完全失败。在中国民众的强烈抗议声中,中国代表未在凡尔赛和约签字,山东问题遂成为悬案。(杨来青)

    青岛市档案馆协办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