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阴谋破产!国立山大水产系师生曾力阻南迁

2014-10-24 18:07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1948年底,山东境内大部分已获得解放。只因有美军撑腰,国民党反动势力还盘踞在青岛。青岛军政要员纷纷南逃,当局还下令将一些重要工厂、企业、学校南迁台迁台湾。隐藏在山东大学的特务分子,密切配合青岛国民党当局,一面盗卖学校财产,筹集资金准备南逃,一面策划将整个学校南迁台湾。敌人很清楚,如果立即提出把整个学校南迁,一定会遭到全体师生反对。为掩人耳目,他们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首先选中学生籍贯大部分在南方的水产系,并指示反动学生大造学校南迁到厦门大学或上海复旦大学的舆论,以煽动、欺骗部分对共产党不甚了解的学生跟他们跑。

    1948年10月,系主任朱树屏调回设在上海的“中央研究院动物研究所”,王贻观教授调回上海渔管处,原拟应聘到山大任教的教授也未到职,水产系开设专业课遇到困难。加之时局不稳,水产系教授纷纷离任,代理系主任沈汉祥频频致书朱树屏,讨论水产系南迁上海或厦门的问题。山东大学是迁还是留,水产系是走还是留,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1948年2月底,一些水产系养殖组的学生乘船去厦门大学“借读”。山大反南迁斗争形式严峻。山大的我地下党组织及时戳穿敌人阴谋:敌人放风学校南迁上海或厦门,不过是缓兵之计,南迁台湾才是敌人的目的;水产系一旦南迁,紧接着就是整个学校的南迁,这意味着整个山东大学的毁灭。他们发出“护校就是当前中心任务”的指示,提出“留先生,留同学,留图书,留仪器!”“头可断,血可流,水产系不能走!”的口号,学生自治会按照地下党的指示成立了全校性的“应变委员会”及10人护校领导小组,着手发动广大学生阻止学校南迁,并积极采取措施保护学校水电安全。

    学生自治会还写信给朱树屏教授,争取他的支持,朱树屏表示:“无论迁复旦或厦门,师资及课业方面之诸多困难问题仍是意料中的,请同学不要希望过高!以致实现后失望大甚。青岛的环境及前途实不下于上海及厦门。深愿青岛山大将永是水产系的老家”。

    在地下党组织的正确引导和学生自治会带动下,全校很快掀起了“反南迁”斗争的高潮。学生们举行罢课,在校内集会游行示威,揭露敌人南迁学校的阴谋,一致表示挽留水产系。当时,水产系有不少师生被敌人的花招所蒙蔽,幻想去上海复旦大学学习和工作。双方为此展开了激烈辩论,斗争持续了几个月。最后水产系大部分坚决留校,系里的图书仪器等也大部分保存下来,少数被国民党反动派蒙蔽的师生乘船赴沪,但很快被复旦大学的革命师生挡了回来。青岛解放后,除少数自散外,南迁师生大部分返回学校。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