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一战与青岛”词条(七) 日本在青岛实施“民政”

2014-10-08 08:53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设山东都督府的图谋

1917年8月9日,陆军省军事课起草《山东的制度》。这份文件提出:“以新的敕令制定《山东占领地都督府条例》。”都督府负责管辖现有的青岛地方及山东铁道沿线占领地,管理附属于山东铁道矿山经营等事务。

8月13日,日本陆军省为报审《山东占领地都督府条例》起草《内阁提出案》,阐释设立都督府的理由:“在青岛,守备军的民政取得显著的进步、向上业绩。当前,租借地及山东铁道沿线的邦人约两万人,支那人约达20万人,其经营也渐渐转向常驻、固定的势态。值此之际,力图更加改善民政,并使之影响山东铁道沿线,以及改良铁道及通信设施,既顺应当下形势发展,也可图将来的安固,如本案修正制度实属必要。”

在山东设立“都督府”,表明日军将青岛与日本已并吞的台湾、朝鲜视为同类情况,欲图将占领地变为殖民地,将青岛乃至山东纳入“朝鲜化”的殖民模式;都督府冠以“山东”二字,表明日军已不满足于守备“青岛”的现状,而是意图将军事统治范围向山东内地拓展;“将来的安固”,更是一语道破了日军设立山东都督府的真实目的,将日军占领山东长期化的企图暴露无遗。

日本拟在山东设立都督府的消息外泄,引起中国舆论强烈谴责,日本被迫放弃该计划,改头换面,在青岛抛出了所谓“民政”的替代方案。

实施“民政”

1917年9月29日,日本天皇批准《青岛守备军民政部条例》;次日,日本正式对外宣布在青岛实施民政。

实施民政,既有日本长期霸占青岛、染指山东内地的企图,也有日本陆军对地方行政力有不逮,不得不进行“行政更新”的原因。

为实施民政,青岛守备军下设民政部,掌管除军事行政之外的一切与行政及司法相关的事务;在民政部下设铁道部和递信部,分别管理山东铁道、山东铁道附属的矿山、码头事务及其附带事务和邮电事务。

日本在青岛实施民政,从本质上仍然是日本在占领地实施军事统治。出任青岛民政部长的秋山雅之介在一封信中露骨地写道:“历来实施军政的地域与权限是不便扩张的。所谓的民政,仍是附属于军队的文官,以司令官的名义实施行政。所以,从根本上仍是军政,即使赋予民政署之名,在性质上也与军政署没有不同之处。”

对日本在青岛乃至山东内地施行民政的做法,引起中国各界强烈反对。10月30日《大东日报》刊发《日本在山东设立民政署之骇闻》:“夫在甲国领土内设立乙国之民政署,除甲国为乙国之殖民地外,实所罕见!”“坊子、济南暨沿线铁道线均完全中国之领土,铁道由德国敷设,日本因一时战略虽能暂为管有,而根本之领土究未尝变,领土不变即主权亦未变,然则日本于坊子、济南两处设立民政分署,果何所依?” 11月5日《大东日报》刊发《对于日人在山东设置民政署之疑问》:“辱我国体,侵我主权,视我为朝鲜第二。我政府纵昏庸而不知,我同胞岂复能忍垢含辱而不问哉?”山东各界纷纷举行抗议大会,选派代表到北京请愿,要求政府严重交涉。

山东问题密约与中国政府“欣然同意”

1918年8月,一战近尾声。日本政府意识到,一旦大战结束,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势必将在和会上提出山东问题,并要求收回胶济铁路和青岛。

为把握战后谈判山东问题的主动权,达到继续霸占山东和进一步扩大在华利益的目的,日本政府以2000万日元借款和撤出胶济铁路沿线驻军为诱饵,向北京政府建议中日合办济南至顺德铁路和高密至徐州铁路。此时,主政的段祺瑞正忙于扩充军备,急需财力支持,遂于9月24日与日本就高徐、济顺两铁路借款和山东问题秘密换文。

换文规定,日军将胶济铁路沿线之军队,除济南留一部分外,全部均调集于青岛;由中国巡警队承担胶济铁路警备事宜,但巡警队本部及在重要车站的巡警机构和巡警训练所,应聘用日本人;胶济铁路从业人员中也应采用日本国人;胶济铁路归还后归中日两国合办经营;撤销日本在山东施行的民政。驻日公使章宗祥复照日方,宣称中国政府“欣然同意”日本政府的提议。

《山东问题汇刊》将此换文中国之损害归纳为以下几点:“(一)确定留日本军队于济南。济南非他,山东省城所在地也。噫,山东之亡,不绝如缕。(二)确定警察聘用日本人。(三)《中国胶济铁路章程》本有中国国家可以收回之规定,而今则确证以后,归中日两国合办经营。(四)民政撤废不定期限。”

通过此项换文,日本获得在济南驻军、路警聘用日人、胶济路无限期合营等超出《民四条约》规定的权益,而对民政撤废并没有规定期限,北京政府实际上默认了日本在山东的非法地位。

日本外相内田康哉10月2日在致驻华公使芳泽的电报中得意地说:“9月24日交换了济南顺德间及高密徐州间的铁路借款公文,日本从中国方面得到了新的让与,于是德国在山东省内的权利终于归于消灭,这使中国过去提出的要求得以实现,日本也得以重复了大正四年关于山东省条约的权力。”

日本精心谋划这份秘密协议,在巴黎和会上将中国推入了深渊。美国代表得知有济顺、高徐铁路借款合同及山东问题换文时表示:“我辈即以此为顾虑,今悉果有此事,我辈之帮忙,譬如脚下跳板,已经抽去,何以措辞?‘二十一条’,为强力所迫,世界共知。至胶济铁路之成议,出于中国自愿,势难更改”。

英法美等国以此为借口,认定山东问题是中日之间的事,遂将德国的山东权益转让给日本,交由日本与中国直接谈判解决山东问题,中国外交遭受彻底失败。

对日本侵略中国的批判

深陷“雄飞”狂热之中的日本,也有少数人看清了其正在走一条危险的不归路。

早在1914年11曰25日,日本《东洋经济新报》发表社论,呼吁日本政府“不能向亚洲大陆扩张领土,满洲也应及早放弃,这是我们一向的主张。如果再在中国山东省的一角霸占领土,真是祸害上更加祸害,危险上更加危险,必须坚决反对。”

但是,以损害邻国权益去追求“一流强国”地位的日本,并没有认真思考“祸害上更加祸害,危险上更加危险”的深刻含义,更没有“日本割取青岛,实际上将同中国人结下不解之怨,被欧美列强视为危险,决不会增进东洋和平,反而会导致形势紧张”的长远眼光。从表象上看,日本以青岛为套索,在华攫取了巨大侵略利益;但是,历史证明,日本实际上用贪婪的绳套套住自己,将自己拖入更加黑暗的深渊。(杨来青)

(未完待续)

青岛市档案馆协办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