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忆革命烈士王一民:曾策反伪中将司令官

2014-09-30 10:19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青岛日报/青报网记者 王 娉

    9月30日是全国首个烈日纪念日。

    在青岛,谈起革命先烈,对于“王一民”这个名字,很多人都很陌生。

    王一民,1919年出生于山东招远,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胶东军区大股伪军工作团团长、胶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青岛特派员,是胶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派遣在青岛的地下情报组织负责人。1947年在青岛牺牲,年仅28岁。他是解放战争时期牺牲在青岛的级别最高的地下党员。今年3月,市委党史研究室出版了《王一民烈士专集》,一家影视公司正计划把王一民的事迹改编成电视剧搬上荧屏。日前,记者走近王一民的后代,试图为人们揭开那一段尘封的历史。

    1919年,王一民出生在招远徐家疃村的一个亦商亦农的农民家庭里,兄弟姐妹8人,个个都读过书。其中王一民读书最多,学历最高,为益都师范学校肄业。

    王一民小时候学习很刻苦,成绩优异,曾从3年级直接跳到5年级,他特别钟爱国文和历史,对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和爱国将领如岳飞、文天祥、林则徐等崇拜有加。小学6年级时,国文老师出了一道“立志”的作文题,12岁的王一民奋笔书道:“苟安于家庭小康,饱食终日,无所作为,乃是庸人之趣;而效于国家社稷,解民倒悬,方为男儿之志……”

    在中学和山东省立益都师范学校就读期间,他在学校里结识了一批进步师生,并从进步书籍中汲取到了革命思想。1937年冬,王一民邀集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到寿光县,找到了共产党人马保三领导的“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队第八支队”,参加了八路军,走上了武装抗日的道路。

    拉起队伍抗日

    1938年初,王一民按照组织指示,回到家乡招远组建抗日武装。他不仅动员自己的兄弟姐妹参加抗日,还动员老父亲拿出多年积蓄为抗日队伍购买枪支弹药。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拉起了一支100多人的队伍,在福天寺打出了“招远县抗日独立大队”的旗帜。

    1939年春,日军侵占掖县、招远、黄县城以后,日伪气焰十分嚣张,运军火的汽车经常肆无忌惮地行驶在烟潍公路上,甚至把沿途劳作的百姓当做射击的靶子。王一民指挥部队巧妙地设置埋伏,以闪电战术出其不意地攻击了敌人的运输车队。此后,除有重兵押车外,敌人再不敢晚上运输了。以后,王一民又先后指挥了王家、于家、石老嘴、黄山郭家等大小战斗20余次,使敌人闻风丧胆。

    1941年,在鬼子对根据地疯狂扫荡,抗战极其艰辛的阶段,王一民仍率领武工队,出敌不意地连续铲除了3个区的伪政权,消灭了9个乡的伪办事处,至今在当地群众中还流传着武工队“火烧汽车、击毙山本”和“伏击槐树庄”、“夜袭西良院”的故事。

    策反伪中将司令官

    1941年,日军指使伪华北治安军第8集团军侵占了平度等城镇,当年冬天,原张学良麾下军官王铁相被任命为第8集团军中将司令。胶东军区西海军分区敌工科通过分析发现,军医湛寿春与王铁相是东北同乡,关系密切,而且具有同情革命的正义感,决定设法争取他,并进一步策反王铁相。这个任务就交给了王一民。

    王一民不辱使命,不仅成功争取了湛寿春,通过他在平度西关建立了联络站,时常为我抗日根据地运送药品和医疗器械,进而还做好了王铁相身边军械处处长的工作,使伪军的枪支弹药经常秘密地运往我方。之后,王一民又逐步将王铁相的随从副官李林家、狙击队长张文清、参谋长于静波发展为中共党员。在伪治安军第8集团军内部要员多数为我方控制的情况下,王一民终于成功策反了王铁相,与之达成合作协议,并使被押在当地监狱的党员干部全部获释出狱。

    在太平角被秘密杀害

    1945年5月,为了里应外合解放青岛,胶东军区联络部命王一民以联络特派员的身份,前往青岛,领导青岛的地下工作,为日军投降后我军接收青岛提供军事情报和培养内应力量。

    王一民在青岛开展秘密工作时危机四伏。1946年7月14日,王一民外出途经北京路时,不幸被国民党特务王鼎铭认出被捕。敌人对他施以酷刑。但王一民始终咬定自己不是共产党,是来青岛做买卖的。1947年4月22日深夜,敌人将其秘密拉到太平角的树林里活埋。

    女儿深情忆父亲

    王一民的女儿王令君今年72岁,退休前曾任青岛市劳动局就业中心的副主任、党支部书记。王一民去世时,她年仅5岁。

    王令君告诉记者,王一民兄弟姐妹8人中,有6人参加了八路军,“解放前我们家里总共有二十多口人,共有13人参加了八路军,后来有2人牺牲。我的四姑姑年仅12岁时就参加了八路军。”

    而王一民不仅影响了家人,甚至影响了全村人。在当年王一民的老家招远县徐家疃村,解放前后一共有三十多人参军。解放前全村牺牲了16人。

    王令君说,父亲王一民在前方打仗,母亲柳淑琴就在后方组织村里边的妇女做军鞋、纳鞋底、缝补袜子,并且还号召村里边的青年参军。

    “我们家是当时少有的八路军家庭,掩护八路军成了我们全家的责任。”王令君说,王一民全家在家里专门倒出几间房子来,让八路军住。“那些八路军今天穿我爷爷的衣服,明天就穿我大伯、姑姑的衣服,以掩人耳目。当时我家还专门挖了个地道,供父亲和八路军们随时隐蔽撤离。”今年清明节,王令君和家人专程回老家扫墓并找到了父亲当年挖的掩护八路军的地道。有一年日本鬼子听说他们家是八路家庭,就在村外架起小钢炮偷袭他们家。随后,日本鬼子进了村,在村里的汉奸带领下,点火烧了家里的6间房子,还抓走了王令君的爷爷。

    1945年,王一民被派往青岛,组织上怕他单身一人引起注意,让他带着妻子和儿女一同来到了白色恐怖下的青岛,住到了湖南路上一家名为龙康公司的德式房子里。

    “我父亲很少能早回家,都是天黑了才悄悄地回来。一天他回家比较早,就抱起才几个月大的我弟弟王成军,一边晃一边小声唱着他自己编写的独立营营歌:八路军独立营,谁参加了谁光荣,骑着马儿披着红,男女老少都欢迎,你看光荣不光荣。”

    王令君说,这歌声几十年来一直萦绕在她的耳畔。她说,父亲当年任胶东军区青年独立营营长时,就是靠这首歌在村里发动群众的。

    王令君当时虽然年幼,却也记得在青岛提心吊胆的日子,有一次深夜父亲回家,带着母亲和他们姐弟连夜转移,一路上她吓得不停地哭,母亲怕目标暴露不停地掐她,结果逃到李村的时候,她的屁股都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了。

    “1946年7月14日这天,父亲晚上没回来。”那是王一民被捕的日子。此后一年间,他从监狱里给妻子写了两封信,“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一直把这两封信留着,藏在枕头里面,每次睡觉前就拿出信来念一念,每次念着、念着就哭了。第一封信我至今清晰记得,父亲让母亲教育我们继承他的事业。而第二封信太难过了,我母亲不愿意念给我和弟弟听,那就是父亲知道自己将要牺牲,临刑前最后的信。”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