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湖北路29号警察公署:负责给妓女注册

2014-09-18 08:39来源:青报网综合

    作者:李明 来源:《国家历史》

20世纪初,青岛的华人警察。

    几乎没有人知道,火车站东北方向警察公署塔楼上的时钟,是什么时候停止运转的。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在时钟正常工作的日子里,这个塔楼的下面,曾经发生过什么。对普通人来说,湖北路和蒙沂路口的这个被围合起的院子,一直是个禁区。100年中,青岛的许多老建筑已经被不止一次地改变了用途,惟独这里却依然面无表情地始终延续了本来的功能,尽管,它也经历了三番五次的政权变更。或许,这仅仅是由于一种惯性的作用,但恰恰是这个惯性,保持了这里的一贯沉默。

    在1914年之前的青岛,由警察机构、法院、监狱以及地区行政长官、律师和公证人构成的司法管理系统中,作为地方治安事宜的先头环节出现的警察部队,无疑举足轻重。1898年10月,柏林海军方面完成了青岛总督府的设置,这个殖民权力机构下设了参事会和军政、民政、经理、工务四部,警察机构隶属民政部。

    初期,临时的巡捕机构暂由第三海军营的一名军官统领,代理行使职权的一些海军士兵和被招募的28名华人巡捕,组成了本地最早的警察部队,负责青岛、李村两区的治安管理。在1898年和1899年,除了各地段的日常事务外,警察们主要进行了建筑和卫生方面的治安工作。随后,1899年的一份官方报告说,班疹伤寒的出现使警察们大大忙碌了一阵子,在控制与制止传染性疾病的关键时刻,政府“又向警察局援派了一批富有牺牲精神的军队下级军官和士兵”。

    从政府文件上看,早期警察机构在预防传染病方面的工作,得到了充分的渲染。但是,这个机构的更真实的一面,被政府的文件小心掩盖了。1901年3月21日,柏林的德国国务秘书蒂尔皮茨在致青岛总督府的信中,曾阻止公布警察局上报的刑事犯罪材料,他非常明确地写道:“如果这些报道按照我身旁的样稿发表出去的话,肯定会在公众舆论当中造成严重的、有损殖民地形象的结果,也会间接地在经济界中造成不可避免的不良后果。”

    同样被掩盖的,还有另外的东西,比如妓女。在1899年1月19日生效的警察条例中,有这样的规定:“所有从事卖淫活动的人”都必须到警察局登记注册。妓女应当每星期六到德国医生那里进行一次检查,查看是否患有传染病。每次检查都记录在案,妓女们人手一册,随身携带。一旦发现某妓女染上了性病,就要把她强制性地送到专门为妓女开设的医院中接受治疗。但是,这个警察条例,也没有以总督命令的方式颁布,因为一旦颁布,就必须在政府官报上刊登,这样“只会引起人们对殖民地卖淫业不必要的关注,导致报界展开我们不愿见到的讨论”。

    在1905年11月新的警察公署大楼完成建设前,警察局一直在临时的清军兵营办公。这里有一些德国海军士兵向新建兵营搬迁而腾空的海滩营房,经过改建也被分别用做了华人监狱,警察看守所和区公所。1900年度至1901年度的政府备忘录有记载说,在海滩地带为华人修建的一个临时性的监狱中,犯人被用来进行了一些所谓“有益的”劳动,如担任大部分的清扫工作等。同时,总督府还在海滩棚屋中设立了一个警察局的事故伤残救护站,那里的日常救护,则由教会的医生负责照料。

    从1904年开始,新的警署在一片引人注目的八边形土地上着手建造。这里原是清军的一座兵营,位于城内欧洲区和华人贸易商业区的交界处,距火车站很近。一年多以后,这个特征鲜明的大楼完成了建设。

    按1900年的规划,这里为一片方格街坊,警署的建造,则改变了原有方案。警署及其附属建筑构成了一个纵长的六边形街坊,正中并开辟了一条道路,直通主楼。警署主楼高16.5米,塔楼则高达30米。

    因此,警署大楼犹如异峰突起,远远高出周围的二层建筑。它上覆高大陡直的尖顶,花岗石与红砖纵横相间,砌出巨大山墙的半木构图案,砌体高出山墙,呈方尖塔状。对这个“楼内设青岛地方法庭、警察公署和一所监狱”的建筑,1913年法兰克福出版的一本书中曾经这样描述:警察公署大楼属新纽伦堡派风格,其塔楼与山墙气势宏伟。作者阿尔丰斯·派克韦特说,“它与东洋停车场所构成的画面,使人联想起家乡的市政厅”。

    而这个貌似“市政厅”的建筑的灵魂,正居于慕尼黑路轴线上的警署塔楼,无可争议地成为了一个新的城市地标。

    也许,今天依然存在着的湖北路29号大院,在以后的某个日子可以获得开放,到了那时候,不管那里还保存下了什么,一定会有许多的人,希望进去看看。当然,人们可能会有发现,或者,更多的可能是,人们什么真相也看不到了。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