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日本在青岛的谍报身影 曾以开药店为掩护

2014-08-22 10:02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核心提示:1914年11月,日本占领德国的胶州湾租借地——青岛,接管了德国建设经营的山东铁路和附属矿山,开始了对青岛的殖民统治。日本能够战胜德国,原因不仅在于双方参战人数的悬殊,还在于日本早在之前漫长的岁月里,就在青岛布下了一张情报收集的大网,对青岛进行多方面的详细勘察,等到作战之日,日军对于青岛可谓了如指掌。

青岛调查由来已久

日本从1868年开始“明治维新”,主张“全盘西化”。最终,在西方扩张性思想影响下,日本政府坚定了通过战争进行东亚格局大洗牌的决心,并制定了“大陆政策”,针对中国的情报侦察工作随即展开。

1871年,日本参议江藤新平向日本递交了《对外政策意见书》,强调了对中国加强情报研究的重要性,建议尽快向中国派出谍报人员广泛搜集情报。翌年,陆军大将西乡隆盛就派出少佐池上四郎等3人潜入中国,开始了日本对于中国的情报刺探。1872年,三人就向日本当局提交了名为《满洲视察复明书》的间谍报告。

自古以来,中国外患主要在北面(包括东北和西北),海疆在明代以前都是最太平的边界,所以此前很少有人在战略领域关注过海洋,中国历来也以陆权思想为主导,海权思想相对很落后。

1885年,中法战争,经营数年的福建水师顷刻间灰飞烟灭,东南沿海门户洞开。战争结束后,清王朝要求朝臣大讨论,自此确定“大治水师”为主的战略,决定先筹建北洋水师。建设一支护卫京畿的现代海军,就需要一个可靠的基地,围绕北洋水师海军基地选址问题,清政府内部明显分成了两派:一派以驻德公使许景澄和御史朱一新为代表,认为“胶州湾地当南北洋之中,上顾旅顺,下趋江浙,均一二日可达”,且“该湾形势完善,又居住冲要,为地利之所必争”,应把北洋水师的基地选择在青岛;另一派以李鸿章和登莱青道刘含芳为代表,认为“渤海大势,京师(北京)以天津为门户,天津以旅顺、威海为锁钥”,而且认为青岛远离北京,选址青岛将花费巨大,故而极力主张北洋水师基地选址应以天津、威海、旅顺为主体。

清政府海防建设的大讨论大大刺激了日本情报部门,他们立刻将刺探重点转向清朝海防筹备工作。1885年,总理海军事务衙门设立,李鸿章遣驻外公使分别向英国、德国订造了两艘穹甲巡洋舰“致远”号、“靖远”号和两艘装甲巡洋舰“经远”号、“来远”号。第二年,日本陆军和海军就分别派出了中卫荒尾精和大尉关文炳到中国进行秘密调查,特别要摸清清政府在山东半岛的海防情报。

中卫荒尾精秘密潜入汉口后,建立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驻华情报机关“乐善堂”,这个机构以药店为掩护,几年内就在中国北京、湖南、四川建立了三个分部,每个分部配置若干经过专业培训的情报人员,他们以药店为据点,将得到的情报源源不断地传送回日本国内。

海军大尉关文炳是日本海军的重要人员。1886年,日本海军参谋部指派关文炳潜入中国,重点收集北洋水师的情报,从1886到1888年两年时间,关文炳逛遍了天津的大小书店,于书肆中收集清廷朝野关于海防建设的讨论和决策。1888年,北洋水师成军,正式落地刘公岛,关文炳再次深入威海和胶州湾各地进行深入而详细的侦查。最终,依托对威海地形和兵营选址的详细考察,他向日本政府建议,若与中国开战,应对威海卫采取背后进攻的战术,可选择荣成湾为登陆地点。在后来的甲午之战中,日军作战计划完全遵循了这一情报建议,最终使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威海是北洋水师基地,自然是他调查的重点,但是作为北洋海防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青岛,关文炳也同样没有忽略。他在胶州湾一带停留了两个多月,一边调查,一边以谍报形式将调查信息发送给日本海军参谋本部,由本部人员做进一步分析和整理,为军备配置和战略制定提供支持。也正是因为他在山东半岛调查,才使日本国内认识到“青岛”这一军事要地的巨大价值。

关文炳的这一重大发现立刻得到了日本情报机关的响应,他们想方设法弄到了英国版857号的山东半岛海图,并以此为基础,结合关文炳发回的谍报,绘制了全新的《支那山东省军港胶州湾兵备图》。地图上标注时间是明治二十三年,即1890年,这是日本军队最早掌握的一张青岛地图。地图不但细致地标注了地名、铁路、炮台等的位置,还对大沽河沿岸情况、沿海海洋深度、可停泊军舰的港湾等进行了精确的测量和规划。

也就是说,在清政府正式设防青岛之前,日本已把清政府在青岛的军备计划搞得清清楚楚!如果当年北洋水师基地选择不是在威海卫而是青岛,甲午战争的历史就可能重写。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