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青岛人忆往事:我的父亲闯青岛 自学日语单骑救村民

2014-08-05 09:17来源:青报网

    资料背景:1897年11月,德国出兵侵占青岛。据袁荣叟《胶澳志》(1928年出版)记载了青岛人口的情况,1897年有83000人,1910年有161140人,1924年有189411人,其中1924年至1927年的人口增长了193.67%,主要来源于移民,其中国内移民主要以山东省最多。

    万般无奈 只身闯青岛

    1920年,山东全境大旱,其后三年我家平度又连遭涝灾、旱灾、蝗灾,加上军阀割据混战,受天灾人祸的影响,1924年到处尽是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的场景。

    当时我父亲面临三种选择,第一,在家种地;第二,闯关东;第三闯青岛。而父亲当时既不想在家受穷挨饿,又无足够的盘缠去东北,因此决定到青岛谋生。

    1924年,父亲独自一人乘坐马车,行驶了200多华里的路程,拖沓了3天才到达青岛,随后开始了“闯青岛港儿”生涯。父亲1907年出生,幼时在平度念私塾,师从当地知名教书先生王菘翰,后学古典文学,一共6年,除了6年文墨学习及闲时下地种田外,并无其他手艺及特长。可是他体格魁梧,头脑灵活,勤奋好学,这成为他立足青岛谋生的本钱。

    从零工做起 站稳脚跟

    父亲到青岛之后,并没有随大流去码头出苦力扛大包,而是先做零工一年,后在洗衣铺干了一年。在洗衣铺第一次学会阿摩尼亚(氨水)合皂角可以去污净衣,面料上酱粕会挺括易缝纫以及漂物增白,蒸煮染色等手艺则是“眼到不如手到,手到不如常摆弄,少说多干,没有干不成的活。

    1926年,经人介绍,父亲到青岛福生印刷局谋生。投身此处不啻天降甘露,神赐福祗,因从小喜好文学,但苦于乡间难觅“闲书”可读,这等于掉进了大观园,在书院里当了一回吃书虫。父亲在印刷局干了一年印刷工,其余四年干排版和校对,面对像手戳一样全是“反字”的铅字模,起初深感别扭,只好照着镜子一一求证……虽然工作很辛苦,但是在排版、校对过程中,通读了大量的书籍,可谓是苦中有乐,一举两得。

    自学日语 单骑救村民

    1939年至1943年, 父亲在日商嘉户商店做工。置身于日语环境,并于日本人朝夕相处,凭借天资与勤奋,练就一口流利的日语,写得一手顺畅的日文,俨然成为店中仅有的多面手。集销售、采购、司机、翻译多重身份于一身,并常常被派到日本征订图书,采购日货,“最新青岛市街一览图”即为那时父亲去日本购得,现今成为不可多得的稀有资料。

    1939年冬,父亲回平度老家看望病重的家人。正好赶上鬼子在邻村扫荡,当时村子里恰有住着的八路军伤病员,搜出来的话全村人就没命了。村长找到我父亲:“都知你在日本商店当差,会日本话,快出去说和说和吧!兴许能放咱一马!。”

    父亲没有犹豫,硬着头皮用日语和刚进村的日军头领对话,大概意思是,我在青岛您的同胞日商开的商店里做事,我老板家人也在军队,(并说出了军队的番号、姓名、大佐军阶)。你们是军人同行,看在我上司的情面上,可否关照一下抬抬胳膊让我们村民过去……最后日本人真的没有扫荡村里,全村人躲过一劫。

    屡换工作 支援内地建设

    1943年,颐中烟草公司做工2年半;1945年,美军汽车修理厂2年;1947年,合营小客车司机2年;到1947年,父亲已扎根青岛25年,用艰辛打拼积攒起的2亿元(相当于现在2万元)购买一辆“福特”牌小车,与朋友合营出租生意,运营两年,挣了一些钱。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父亲在油脂公司工作半年,随后1950年至1951年,被招募到流亭和潍县机场管委会当司机,两机场拓建完成后随即失业。1952年,父亲在失业工人救济处登记,“以工代赈”短期学习后转业到省汽运公司;1955年,父亲响应号召支援内地建设离青,1960年,父亲因病去世。

(本文根据何宪明的回忆整理)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