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揭秘德国建水兵俱乐部有何不为人知目的?

2014-05-27 08:42来源:青报网

    位于中山路和湖北路路口的水兵俱乐部,于1898年10月18日奠基,1902年5月10日启用。水兵俱乐部建成时有40个,其规模仅次于海因里希亲王饭店。饭店主楼两层,造型轻松,明快且起伏变化,富于节奏感。这座建筑具有德国中古时期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典型结构:高耸的角楼、横跨正门的前立面山墙、木制的外廊,外墙被涂成一种极淡的黄色。

    据1899年10月28日的《胶州消息》记载,兴建水兵俱乐部的意图,是“为士兵和水兵……提供休养栖留场所,以免他们游荡街头,出入下等餐馆和酗酒,并由此引起道德沦落。此外,水兵俱乐部有作为德国驻东亚海陆部队伤病员的疗养所使用。”此处“既有一流的疗养条件,又能提供各种开蒙心智,陶冶情操的讲演报告。总之,来访者应该在这里得到各种有益身心健康的机会。”

    而10年后F•帕默和M•克里格则在旅行手册《青岛》记载:“这是警卫部队和巡洋舰队的下级军官和士兵休息娱乐的场所,是1898年奉普鲁士亲王殿下之命而建的。当时他曾任巡洋舰队司令,抵达青岛后,命令要满足青岛的德国士兵的这一要求。”

    在1899年的时候和若干年,青岛殖民当局所面临的社会问题却远比这份在当地出版的官方报纸披露出来的信息尖锐许多。暴露出的问题之一就是“驻防部队中经常发生的疾病并非瘟疫,而是性病”。实质上,在柏林和德国的其他地方,在不被海军方面控制的公共媒介里面,“揭露和暗示德国士兵在殖民地乡村地区强奸和伤害中国妇女的报道层出不穷”。在政府任命的华人事务官员单威廉当时的报告:“从上呈的请愿书中,可以看到台东镇老年人和商人请求保护免遭军队强暴的强烈愿望,特别是妇女经常受到骚扰。这里特别发布命令务必军队要严格遵守,并向中国公民公开。”

    总督府把卖淫业“看作涉及公共健康的医学问题”,并试图以此来缓和紧张的形势。同时,政府希望“借助行政管理章程和社会控制机构消除性病传染的可能”。军方规定,第三海军陆战队的士兵要定期接受检查,以提高对性病的危害及其传染性的认识。海军高级医师还下达命令说,每个与妓女发生过性交的男人,必须尽管在其所属海军部队的卫生所或卫生室往尿道中注入一些硝酸银溶液,并将其生殖器彻底清洗干净。

    同时,总督府加强了对卖淫业从业人员的管理。根据1899年1月19日的警察条例规定,“所有从事卖淫活动的人都必须到警察局登记注册。妓女应当每星期六到德国医生那里进行一次检查,查看是否患有传染病。每次检查都记录在案,妓女们人手一册,随身携带,一旦发现某妓女染上了性病,就要被强制性地送到专门为妓女开设的医院中接受治疗。

    因此,所谓的“为士兵提供栖留场所”的水兵俱乐部,除了正常娱乐消遣功能之外,还隐藏着另外的目的,而隐藏的目的,德国总督府不会明确记录在案。(摘自李明《中山路•一条街道和一座城市的历史》)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