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消失的荒岛书店 曾是地下党组织联络点

2014-04-08 09:01来源:青报网

    1933年7月至1936年秋,青岛有一家“荒岛书店”,它是出售新文化书刊主阵地,岛城名作家与其有紧密联系,文学青年经常光顾。另外它还是青岛中共地下党组织的联络点。现在荒岛书店旧址早已被拆除,荒岛书店只能在青岛历史的小角落中被时不时提起,然后再归于沉寂。

    两个昌邑同乡创办书店

    1932年夏和1933年,张智忠和孙乐文相继从北平来到青岛,由于两人都是昌邑县人,而且在中学时代是同窗好友,又深受新文化的影响,于是志趣相投。当时青岛仅有四书店,中华书局、世界书局、成和堂和成文堂四家书店,以经售经史子集的古籍、经济学术著作为主为主,并不出售新文学书籍。两人决定创办书店。

    开书店自然需要资金,张智忠和孙乐文开始四处筹集资金。乔天华(在崇德中学教书的中共地下党员)和于黑丁(《民报》副刊编辑)愿意出资赞助,但是仍不够。孙乐文又找同学宁推之商量,宁推之的父亲是青岛大资本家,表示愿意出资500元,加上之前筹集到的100元,荒岛书店所需要的资金就到位了。

    1933年7月,荒岛书店正式营业,店址在广西路新4号(与龙口路的交叉口),由宁推之挂名经理,孙乐文和张智忠负责具体的经营事务,张智忠任会计,孙乐文任营业员。另外吸收丁振清、丁志杰当店员,当时书店工作人月薪15元,经理和店员一样。乔天华用美术体写了“荒岛书店”的招牌挂在门头,书店只有一门一窗,设有分层的书架,中间是柜台,另外放着几个凳子供读者使用。荒岛书店靠近山东大学和市立女中(今青岛二中),吸引众多文人学者、青年学生前来

    经营有特色 主售新文学书刊

    荒岛书店经营不以营利为目的,意在传播新文化。孙乐文经常去新文化传播的中心地购买书刊,因此上世纪30年代出版的许多左翼文学著作与期刊,大多在黄岛书店能买到。荒岛书店除经营《雷雨》、《文学》、《文学季刊》等新文学书刊外,还销售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艾思奇的《大众哲学》等马列主义著作,高尔基的《母亲》、绥拉菲默维奇的《铁流》等苏联文学和鲁迅等左翼作家的文学作品。而臧克家诗人的处女座《烙印》由荒岛书店承印并出售。

    荒岛书店将店面办成阅览室,欢迎顾客在里面阅读新文学书刊,从早上开门到傍晚关门,多长时间都可以。著名电影戏剧家黄宗江在青岛上学时,就是荒岛书店的常客,据黄宗江回忆:“那时候,每逢星期六、星期天,我都要到荒岛书店看书买书,我就是在荒岛书店开始接触普罗文学的。象高尔基的《母亲?绥拉菲摩维奇的《铁流》,我都是在这里看到的。”

    与岛城名作家联系紧密

    荒岛书店与当时青岛的许多名作家都有密切的联系,比如在山东大学执教老舍、洪深、赵少侯;在中学执教的王统照、汪静之、孟超,担任小学校长的王亚平以及在《晨报》编辑副刊的萧军,在《民报》编辑副刊的于黑丁。值得一提的是,萧军与荒岛书店有很多交集,在这里他认识了李普(建国后曾任新华通讯社副社长)和黄宗江。萧军写完《八月的乡村》后,曾把稿子寄给鲁迅,为了安全起见,将通讯地址写成“青岛荒岛书店”。1935年夏天。老舍、洪深、臧克家等12人,趁在青避暑之机,办了一个周刊《避暑录话》,在青岛只有荒岛书店出售。

    成为中共青岛地下党组织联络点

    荒岛书店宣传新文化的举动,受到了青岛地下党组织的关注,中共地下市委青年委员的乔天华,利用和孙乐文建立的亲密关系,经常光顾书店,并把把孙乐文和张智忠当做发展对象,后来地下党组织经常把书店当成一个秘密活动点,地下党负责人老王和乔天华常在这里楼上开会,而孙乐文和张智忠轮流在楼下负责警戒。乔天华还指导孙乐文、张智忠阅读进步文艺书刊,不久乔天华遇到了孙殿宾的叛徒,党组织为了安全考虑将乔天华调到潍县。1934年9月,乔天华在青岛介绍孙乐文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随后张智忠也加入,荒岛书店成为地下党组织秘密联络点。

    荒岛书店引起了国民党警特机关的注意,社会局局长储镇曾对宁修本(宁推之的弟弟)说:“荒岛书店是共产党的大本营,你也必为其类。”国民党市党部会同警特人员常以检查禁书为名来这里盘查,书店工作人员也采用巧妙的方法应付敌人,有时警察只是为了捞点油水,店里便拿出钱了打发他们走。

    书店从1933年7月到1934年,被国民党社会局和市党部查封过两次。1934年底,青岛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叛徒带人到荒岛书店逮捕张智忠,恰巧张智忠外出未归敌人扑空。1936年张智忠回到昌邑县。1936年秋,荒岛书店随之关闭。1937年3月,孙乐文离青去上海,经营四年多的荒岛书店就此在岛城消失。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