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胶莱运河开凿(二) 明朝续修未果

2014-03-24 10:35来源:山东省情网

    元朝有主胶莱运者,有反胶莱运者,关键在于对海运的态度。明清亦然。但终元之世,海运不废。同时,海运和胶莱运作为粮运的两种路向,并不相提并论。明朝则不同,胶莱运河问题直接挂靠于海运。行海运和反海运争论不休,正统、弘治、嘉靖、隆庆、万历、崇祯等历朝均有反映,胶莱河运问题亦随兴罢海运的争论而沉浮。兴罢问题一直延续至清代,民国时期和新中国建立后,亦曾有重开胶莱运河之议,但终未果。

    明代,先定都南京,后迁都北京,同样有南粮北运的问题,兴胶莱运河工之议频频提出,也曾付诸实施。尤其是籍贯山东以及任职山东的官吏,如梁梦龙、王宗沐、崔旦、蓝田等辈,更力主海运,主张复兴胶莱河工,复通胶莱河运。

    自称“家世居海上”、“童仆贸易海上”的胶莱渔夫平度监生崔旦就力主开胶莱运河,认为海运乃“足国富民之策,万世无穷之利”。从人力、财力、物力等诸方面都算了细账,兴胶莱运河,“将见吴越艘,燕商楚贾,珍其重货,岁出与时至”。同时结合倭患形势,从军事战略着眼,建议“合并军卒,编立队伍,战舰征舫,按垒而行,当于安东、胶州、新河、利津,皆宿重兵,水陆齐驱,使之与淮安、登州、天津,声援相接,兵食预备,大修战具,保有东南,控驭西北,坐制海上诸夷,而国家亦有水战之威矣!”(《海运编》卷上《船舶考》)崔旦之议,实有独到之处,真知灼见、卓识胆略荡漾于字里行间,可惜最终仍未被采纳。

    兴胶莱运河派的一个重大胜利,发生在明嘉靖年间。嘉靖十四年(1535年),海防道副使王献在进行社会调查时,对胶莱运河古道进行了详实的勘察和查访,他“按部群邑,稽阅图志,访胶莱新河之古迹以及于马濠”。并且调查访问了乡间父老,通过研究兴废胶莱河运对地方经济的影响,认识到胶莱运河不仅对南粮北运意义重大,对发展地方经济、发展贸易也意义重大,从而奏议重开胶莱河工以通漕,山东巡抚胡缵宗等人亦极力推崇襄助。王献的奏议得到世宗帝的批准,在政府的支持下,王献制定计划,组织施工。

    首先,王献针对元代运粮船过淮子口的险难,组织开凿能避开淮子口的元人未竟工程——沟通唐岛湾和薛家湾的马家濠运河工程,使马家濠运河成为胶莱运河的有机组成部分,实现元人未竟的“海—河—海—河—海”漕运设想。

    嘉靖十六年(1537年)正月二十二日,马家濠工程破土动工。王献注意到元代因岗石受阻而未成功的教训,尽量避开石岗。“雇石工一千余名,日给银二分,米豆二升五合;又不时量赏酒、肉、钱、布以慰之。由是人心欢洽,无劳亡倦言”,至四月二十日,“等日工完,两海已通”,“凿石成渠者一千三百五十余步,浚南北滩渍二千五百余步,潮汐日至,护以木桩,其为阔六丈余,其为深牛之”(《新开胶州马濠之记》碑,碑立黄岛区薛家岛官厅村),全长5里。马家濠开通后,群情欢腾,父老交口称颂。“海波流入,活活汪汪,溶溶浩浩,宛若天成地裂”。“自濠南滩(唐岛湾)而入,岛屿环抱,中央一水,广如湖潭。南风徐来,波涛不惊,帆樯载张,舟师鼓杞,旌旗飞扬,鼓吹振作”,实为壮观。

    马家濠开通,不仅有助于胶莱海道运粮,亦有利于地方经济的繁荣和发展。自此,淮、浙、闽、徽商日至,促进了商业贸易的发展。

    在取得马家濠河工程成功的经验后,次年王献又组织进行了胶莱运河的主体工程,这个工程包括导引张鲁河、白河、现河、五龙河河水,以增加胶莱运河主河道的水势,疏竣淤废的河道,设闸、建桥、建官署等。

    关于胶莱运河重开工程,地方志和时人笔记多有记载。明人崔旦记曰:“嘉靖十七年,宪副王公献慨然自任,饬材鸠工,闸石基址,屡获旧迹,而新河之事兴矣”。王献还在元人张君佐建闸旧址,重建8闸,并增建海仓口闸。建桥和建官署等工程亦次第完工,未浚者仅分水岭30里而已。谁料,总河王以旗奏请开浚胶莱运河,嘉靖帝斥其“妄议生扰”是不错的,却莫明其妙地“以海道迂远”为由,“却其议”(明史》卷八七《河渠志·胶莱河》),并莫明其妙地将王献调迁。王献重开胶莱运河离成功仅一步之遥,却被毁于一旦,功败垂成,实令人扼腕!

    此后,尽管亦多有奏议重开者,亦有过重开之举,如崇祯十四年(1641年),曾拨“内帑十万金”,重开胶莱运河,工尚未完,因修河主管山东巡抚曾樱去官,河工即罢。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