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日本鸦片政策毒害青岛 刘子山受益成首富

2014-03-21 08:42来源:青报网

    青岛日报/青报网讯 自近代以来,鸦片就成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的工具。日本在占领青岛期间,不仅在青岛进行鸦片销售,而且还利用青岛有利的港口条件,将青岛生产制造和中转鸦片的基地,从1914年到1945年,日本的鸦片一直在毒害着青岛。

    1914年,日本第一次占领青岛,并设立了殖民统治机构——青岛军政署。随后,日本人在青岛成立“大日本鸦片局”,下设7个分局,实施鸦片专卖制。鸦片局需要向军政署交纳20万元的保证金,并且与其进行三七分成销售利润。1921年1月29日,日本青岛警备司令部颁布《海关新章》,规定了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任何人不能私自出售鸦片。

    日本第一次占领青岛期间,青岛港口成为日本鸦片输入的主要港口。据统计,1910年至1914年,从青岛港输入鸦片在全国的占有率,最多的年份是1910年的0.067%,而1915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89%,1916年达到了惊人的28.02%,1919年只有4.8%(与五四运动反对日货有关),1921年又回升到11.11%。仅1921年海关查获的走私鸦片有500多斤,吗啡1975盎司,怪不得有人说:“青岛在日管期间,为日本之最大硝烟场。”

    日本人通过青岛港将鸦片输入后,在利用胶济铁路将鸦片运到山东各地以及全国各主要城市。“在胶济线几乎每一小站附近都有一两座小房子,门口挂着什么洋行招牌,里面住着日本浪人,白天黑夜地销售毒品。”据统计,青岛军政署每年从鸦片专卖制的收入多达300万日元,日本人在青岛为日人商务提供的大宗款项都是鸦片贩卖带来的。

    日本人还依靠中国人的“力量”贩卖鸦片,鸦片大王刘子山就是其中之一。早在德国占领青岛时期,刘子山就替德国人卖烟土。日本人接管青岛后,于1916年招商承办贩毒生意。刘子山呈请日本当局批准他开设扶桑官膏局,并请了两个日本人做顾问。之后刘子山扩大营业,让王清斋(刘的合作伙伴)在天津路开设德诚东,以土产买卖为名,大批贩卖烟土。刘子山和王清斋一天可卖烟土300箱,一箱可挣300元,一年就挣3000余万元,每月供给日本军费20万元,刘子山因此成为岛城第一首富。

    1922年,日军撤出青岛后,日本在青岛的鸦片贸易由公开转入秘密走私阶段,由于无法公开从海上将鸦片毒品运入青岛,1929年日本政府派毒品制造技师到青岛,开设了地下工厂,利用当地的原料加工鸦片毒品。1925年3月,张宗昌主鲁,赵琪任胶奥督办,于1926年取消了禁烟局。张宗昌的队伍和行政人员大部分是毒品“爱好者”,因此张宗昌提倡农民种植鸦片,1929年,平度、高密、昌邑三界线一带,胶县南乡杨家山里20多个村,净种鸦片烟。

    1938年,日本第二次占领青岛,日本驻青岛总领事馆指定了“关于鸦片问题的试行方案”,方案规定,由市治安维持会购入鸦片,指定鸦片商销售,在规定吸烟场所之外,禁止吸食鸦片,但是在登记纳税之后,可以在自己家里吸食,这等于变相允许鸦片贩卖。据统计,1938年,青岛有鸦片专卖店73家,私烟馆500多家,日本特务机关大发鸦片财,青岛市伪政府每年收入的鸦片税达150万日元,而市民因为吸毒而倾家荡产的不在少数。

    青岛市伪政府成为日本二占青岛期间,贩卖鸦片的“最佳”伙伴。1938年,伪市长赵琪、姚作宾为日本鸦片政策服务,给奸商打开方便之门,全市共开官膏店73家,花烟馆无数,而且青岛各地大肆种植鸦片,青岛至胶州的铁路两旁三里之内,各村都种鸦片烟。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