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周馥青岛之行 经济抗德自开商埠

2014-03-19 08:58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周馥首访青岛与德方人员合影(青岛市档案馆提供)

卫礼贤(炭笔画素描,作者周辉)

    我曾祖父周馥,字玉山,由李鸿章的幕府起家。他青年时流亡他乡,祖父怕他不得归,改名为“复”。后因李鸿章手书褒奖单误写为“馥”字,遂因而未改,大约是因为已经呈报皇帝,“上达天听”了吧。

    《安徽文史资料》总第15辑载陈钧成撰《周馥轶事》称:“玉山老人在(安庆)八卦门正街摆测字摊,兼为人代写书信,呈文,对联等。后又迁马王坡涌兴德杂货店门口。李鸿章亦居马王坡。老人有老表在李府伙房挑水,因而认识伙房采买。其人识字不多,就近乞老人代记。李偶阅账簿,见字迹端正清秀,大加赞赏。延为幕宾,办理文牍。”

    周馥做到署两江总督,又调任两广总督。(清史稿)有传。著作收入《周悫慎公全集》,它是以溥仪小朝廷给的所谓“谥法”取名的。 ——周一良自传《天地一书生》 

    主动开启的对话

    1902年11月底的青岛,寒风乍起,落叶打肩。

    这是一个“几乎无法令人相信的愿望。”在获悉山东巡抚周馥访问青岛的消息时,胶澳总督特鲁泊颇感意外。因为,自1897年11月14日占领青岛起,短短5年时间,先后任山东巡抚的李秉衡、张汝梅、毓贤、袁世凯、张人骏都不曾踏上这块被德人称为“在太阳上的德国地盘”。

    出任巡抚不足半年的周馥主动提出来访,特鲁泊焉能不惊诧?

    周馥缘何独步同僚,开启破冰之旅?当年12月31日,周馥致大清国军机处的函中清楚地表达了青岛之行的目的:“访问首先在于了解德国对胶澳租借地发展的规划,亲眼看一看当地的情况”。

    “他那真诚坦率和健康的幽默感立刻扫去了人们心中的疑云。”——这是周馥走访礼贤书院,礼贤书院创办人、德国传教士卫礼贤在事后所著《中国心灵》一书中的感慨。

    在书中,卫礼贤提及了“疑云”——“(这里的中国通)发表见解说,巡抚的访问背后肯定另有企图,他是想对这块德国保护地来个精神上的占有。于是,殖民者都很紧张,在采取了一些秘密的防备措施后,访问的要求到底还是接受了。”

    毫无疑义,是周馥以其开放、真诚打消了德国人的重重疑虑,“青岛和济南府之间开始了友好的睦邻交往。”卫礼贤评价说。

    周馥莅青,所受礼遇甚隆。“德国武官都沛禄派员迎接,礼貌周备,供张颇盛”,他还应邀做客汇泉湾畔总督临时官邸,那栋典雅别致的瑞典木屋。在这里,他赞赏德国人在青岛城区建设与管理方面的种种先进之举。

    在礼贤书院,周馥对新式教育颔首,并允诺学生们可直接升入山东大学堂读书。

    或许,周馥不曾料到,礼贤书院之行,在以后开启了周家与卫礼贤家族几代人的友好。这种友好,持续了大半个世纪,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中德友好的佳话。

    周馥还“召集华商温语宣慰”,向他们谈了旨在促进青岛与山东商业贸易关系的措施、德国在济南设立领事馆的意义以及派遣一名官员前来调解当地商人与山东商人之间争端或处理诉讼案件的设想。

    “访问期间,举行了几次政治会晤,周馥谈了一些关于济南与青岛关系的具体问题。鉴于机构联系缺乏,周馥提出通过外交访问方式弥补。”德国汉学家余凯思在其所著《在“模范殖民地”胶州湾的统治与抵抗——1897—1914年中国与德国的相互作用》(孙立新 译)一书中如是表述。

      

责任编辑:张兆新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