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德国强占青岛统治17年 巨野教案成借口

2013-11-05 13:49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巨野教案遗址

    1897年11月1日夜,山东巨野县发生一起神甫被杀案件。十多个手拿匕首,短刀的人,闯进磨盘张庄教堂,杀死了德国神甫能方济和韩理迦略。能、韩二人原本分别在阳谷和郓城一带传教,因去兖州天主教总堂参加"诸圣瞻礼",路此天晚而宿。张庄教堂神甫薛田资,主让客先,安顿能,韩二人成了替死鬼。薛田资听到动静后发现情况不妙,仓惶逃往济宁,电告德国驻华大使并转德国政府。史称“巨野教案”或“曹县教案”。

    在19世纪末的中国,这本来是一起十分“洋教”案件,但是这却成为德国占领青岛的借口。在教案发生后不久,德国便侵占胶州湾,开始了长达17年对青岛的统治。那么在教案发生之后,清政府对于此案时如何认知的?又是如何处理的呢?本文根据有关巨野教案的部分档案史料,为您解密。

    “查在山东南境德国传教人遭一最凶横之事,十月初七日,曹州府有德国传教者二人,一人被杀,一人无下落。又,寿张县德国传教人房屋皆备劫掠。本大臣请贵大臣极速设法保护住山东德国人性命财产,此事全责之于中国国家,暂且先望设法严惩滋事之人,为德国人伸冤。须至照会者。”(《德使海靖致总署照会》光绪二十三年十月十三日,1897117日)

    这则档案史料是德国政府在得知教案发生之后,德国公使海靖照会清政府总署,“极速设法保护住山东德国人性命财产,此事全责之于中国国家,暂且先望设法严惩滋事之人,为德国人伸冤”,很明显这只是表面上的外交辞令,这时候德国其实已经准备开始在做军事方面的准备。

    “顷接德海使由汉口来电:十月初七日,曹州府有德国教士二人,一被杀,一无下落。又,寿张县德国教士房屋皆被劫掠,请极速设法保护德人性命财产。此事全责之于中国国家,先严惩滋事之人,为德人伸冤等语。匪徒闹教杀毙洋人,关系綦重。近来各省教案杀伤教士不多见,希速饬查滋事人犯,严拿重办,以免藉口生事,一面电饬地方官实力保护,即将现办情形先行电复。元。”(《总署致山东巡抚李秉衡电》光绪三十三年十月十三日,1897117日)

    清政府对于这份照会后非常重视,立刻致电山东巡抚李秉衡,“匪徒闹教杀毙洋人,关系綦重。近来各省教案杀伤教士不多见,希速饬查滋事人犯,严拿重办,以免藉口生事”。可以看出,清政府在与“洋人”打过多年交道之后,已经非常熟悉他们的固有“套路”,对于这样一起案件显得小心谨慎,要求李秉衡立刻抓捕嫌疑犯,免得给德国人留下“口实”。

    “山东杀毙教士二人,此信若确,海使必借词要索,应否预告外部已赶紧查办,顺致措词,稍占先着。”(《出使德国大臣许景澄致总署电》光绪二十三年十月十四日,1987118日)。

    教案发生时,驻德公使许景澄也电告清政府要“赶紧查办,顺致措词”,作为最了解德国最新动态的的清廷官员,许景澄显然十分明白德国方面会利用这个案件大做文章,因此为了能够“稍占先着”,许景澄希望清政府将此案调查清楚,并处理妥当。

    “十三日电敬悉。顷据兖沂道及巨野县禀报,据教士薛田资称,十月初七日,德教士能方济,自汶上至曹县传教,在伊教堂与韩理一处住宿,是夜被盗进院行窃,教士韩理等惊觉喊捕,盗匪临时行强,打毁窗户入室,用标枪扎伤韩理、能方济肚腹左肋等处,移时因伤身死并劫去钱票衣物逃逸,由县亲诣勘验无异等情。当经批饬该县勒缉凶盗,务获究办,并悬赏通饬缉拿在案。又据张县禀报,该县郑家圆教堂,于十月初五日夜,被盗行劫银钱衣服等情,亦经批饬赶紧缉拿。一面饬地方官妥为保护,并无别情,查明禀复。”(《山东巡抚李秉衡致总电》光绪二十三年十月十五日,1987119日)

    山东巡抚李秉衡在接到朝廷的电告后,迅速查明了案情,在回复清总署时详细描述了案件的一些细节,并表示已经悬赏通缉犯,而且还上报了另一起因为教堂失窃案件。作为地方官员,李秉衡其实已经按照“程序”完成了自己的职责所在,但是李的“上头领导们”对此其实非常不满意。

    “曹州杀毙洋人一案。前据德使及许景澄先后电报,今始据李秉衡电复,已属延迟。且盗徒在逃,岂悬赏通缉所能了事?著速派司道大员驰往该处,根究起挑衅情形,务将凶盗拿获惩办。阳谷(编者注:应为寿张)教堂事,亦一并查明勒缉。李秉衡身任地方,总须办理此案完结,方准交卸。现在德方图借海口。此等事适足为藉口之资。恐生他衅。福建古田案办理得法,著总理衙门择要钞寄。钦此。”(《军机处寄山东巡抚李秉衡电旨》,光绪二十六年十月十六日,18971110日)

    “岂悬赏通缉所能了事?著速派司道大员驰往该处,根究起挑衅情形,务将凶盗拿获惩办”,清政府对于李秉衡的办事效率非常不满,因而将其罢黜,并派了司道官员办理此案。但是考虑到李秉衡“身任地方”才让“总须办理此案完结,方准交卸”。

    “德方图借海口,此等事适足为藉口之资,恐生他衅”,清政府一再强调此案件足以让德国对清政府提出很多“不合理但必须接受”的要求,但清政府可能没想到的是,德国要求不是赔款,不是在哪个地方设教堂,而是出兵青岛,强占胶州湾。

    18971114日,德国出兵胶州湾,189836日,清政府同德国签订《胶澳租界条约》,强租胶州湾99年,并在山东境内修建两条铁路,并有权在铁路沿线30公里享有开矿权。

    或许,清政府想到了德国会利用“巨野教案”做文章,但绝对想不到会是“侵占胶州湾”这样的“大手笔”。其实这都是德国早就预谋好的,德国企图占领胶州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万事俱备,只欠借口”,巨野教案就“适时”发生了。本来在山东西南地区发生的一起普通的神甫被杀案件,却让青岛的历史从此发生改变,或许这就是历史的不可知性。

 

责任编辑:韦小康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