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老舍在青创作骆驼祥子 晚年未赴青抱憾

2013-11-04 17:03来源:青岛日报/青报网

    老舍,本名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北京满族正红旗人,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文学家、戏剧家。文革期间受到迫害,1966年8月24日深夜,老舍含冤自沉于北京西北的太平湖,终年67岁。1934年8月到1937年夏,老舍曾在青岛呆了三年时间。

    1934年8月,老舍离开济南到青岛,在山东大学文学院任教,当时老舍住在莱芜一路一所西式平房里(现为登州路10号)。由于这里住户少,生活非常不便,不久,便搬到金口二路2号的一所靠近海滨的庭院小楼(今金口三路2号),这里绿草如茵、清静宜人。 “一进门,小院极幽静,草坪碧绿,一进楼门,右壁上挂满了刀矛棍棒,老舍那时为了锻炼身体,天天练武。” 这是臧克家在《老舍永在》中关于老舍住处的描述。而老舍自己在其《樱海集》序中是这样描述的:“开开屋门,正看邻家院里的一树樱花,再一探头,由两所房中间的隙空看见一小块绿海。”

    在老舍来山大教书之前,许多学生早就久仰其大名,对其《老张的哲学》、《二马》等小说非常熟悉,期盼与这位“幽默大师” 零距离接触。 老舍在山大任教期间,先后开设了《欧洲文艺思潮》、《外国文学史》、《小说作法》、《高级作文》等课程。老舍授课时一口北京话,娓娓动听,学生都很喜欢上他的课,就连外系的学生也要求旁听。为此,山大先后专门为其安排了3次全校性的讲课。

    老舍先生与学生“打成一片”,从不“耍大牌”,不以名作家、教授自居,对于学生的要求几乎做到有求必应。学生毕业时,都愿请他留念,他从来都不拒绝,而且认真对待,总是对留言内容斟酌再三。他曾在一个学生的纪念册上写道:“对事卖十分力气,对人不用半点心机。”这是他对学生的要求,也是他自己人格的写照。

    老舍人缘儿非常好,又十分好客,家里的客人总是络绎不绝。老舍在青期间结识了许多人生知己:洪深、王统照、臧克家、吴伯箫、赵少侯、孟超、赵太侔、丁山、游国恩、王亚平、杨振声、萧涤非等等。1935年夏,国内的许多文人作家相聚青岛。由于是暑假期间,老舍并不是很忙,于是他家便成了大家聚集的中心,经常是高朋满座,欢声笑语不断。

    老舍不仅在作家、学生中结识了许多终生不渝的朋友,而且非常善于“接地气”。他走在在青岛的大街上,遇到一些小商小贩或洋车夫也会和他们拉家常。 胡絜青回忆说:“山东的一些拳师、艺人、人力车夫、小商小贩,也都是他当时的座上客,互相之间无所不谈。他自己也常常耍枪弄棒,练习拳术。”

    1936年,老舍辞去在山东大学的任教职务,专心进行写作。老舍把家搬到了黄县路6号(现在的12号)。这是一栋两层小楼房,房东住楼上,老舍住楼下,共四间房,两间做卧室,一间做会客室,一间是老舍的书房。据老舍夫人胡絜青回忆:“在黄县路居住的这段时间是老舍一生中创作的旺盛时期。” 据统计,老舍在青岛期间,先后编了两个短篇集《樱海集》、《蛤藻集》,收入中短篇小说17篇。创作了《选民》(后改为《文博士》)、《我这一辈子》《老牛破车》。其中最为人熟知是长篇杰作《骆驼祥子》就是在黄县路住处完成的。在青岛的三年,很少创作抒情的散文的老舍创作了几篇,其中有《五月的青岛》、《青岛与山大》是其代表作,可以看出,老舍对于青岛是很有感情的。

    1937年夏,老舍离开青岛奔赴赴济南,到齐鲁大学主持文学院。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又去武汉,后辗转转到重庆。新中国成立后,老舍并没有再次到青岛,这应该是他晚年的一件憾事。

    1984年,青岛市政府将老舍旧居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门前墙上镶有“老舍旧居”铭牌,成为十分著名的青岛人文旅游景点。

    《五月的青岛》节选

    五月的岛上,到处花香,一清早便听见卖花声。公园里自然无须说了,小蝴蝶花与桂竹香们都在绿草地上用它们的娇艳结成十字,或绣成几团;那短短的绿树篱上也开着一层白花,似绿枝上挂了一层春雪。就是路上两旁的人家也少不得有些花草;围墙既短,藤萝往往顺着墙把花穗儿悬在院外散出一街的香气:那双樱、丁香,都能在墙外看到,双樱的明艳与丁香的素丽,真是足以使人眼明神爽。

    山上有了绿色,嫩绿,所以把松柏比得发黑了一些。谷中不但填满了绿色,而且颇有些野花,有一种似紫荆而色儿略略发蓝的,折来很好插瓶。

    青岛的人怎么能忘下海呢。不过,说也奇怪,五月的海就仿佛特别地绿,特别地可爱;也许是因为人们心里痛快吧?看一眼路旁的绿叶,再看一看海,真的,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春深似海’。绿,鲜绿、浅绿、深绿、黄绿、灰绿,各种的颜色,联接着,交错着,变化着,波动着,一直绿到天边,绿到山脚,绿到渔帆的外边去。

    ……

    人似乎随着花草都复活了,学生们特别忙,换制服、开运动会,到崂山、丹山去旅行,服劳役;本地的学生忙,别处的学生来参观,几个、几十、几百,打着旗子来了,又排着队走开。男的、女的,先生、学生,都累得满头是汗,而仍不住的向大海丢眼。

    ……

    如此美丽的青岛,吸引着老舍远方的朋友慕名而来,到了夏天,老舍和他的文友们便忙活起来了。

    与君携手踏沙行

责任编辑:韦小康


下一篇:宋春舫与褐木庐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